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纲太]你我之间·for later2

#纲太only,拉郎慎入。家教方有微纲攻汤底。无脑爽文,随缘更新。我家私设27非常黑比黑宰还要黑好几倍——注意避雷,详细私设看前文。最近日语学魔怔了可能会蹦出来很多日语。

5.for later

“——那么”森欧外眯起眼睛来似有似无的打量着沢田纲吉,从表情看来不是普通的孩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太宰

“这位…沢田纲吉君”森欧外友好的笑了笑“你怎么想?”

“…怎么想什么呢?”纲吉犹豫了一下开口“森…先生”

“当然太宰君带你来的目的啊”他轻笑出声“太宰君,你既然将沢田君带到这里来——带到我的面前。这就证明你是想让这位沢田纲吉君加入港口黑手党吧?”

“嘛虽然就是这样——”太宰治一副提不起劲的感觉回答,说到一半就被人拽住袖子停了下来

“等等等下——”沢田纲吉一脸疑惑“让我加入港口黑手党??太宰先生你可没有和我说过——”

“可是纲君你现在哪儿也没法去不是吗?”太宰治莫名委屈的说道

“…好吧”沢田纲吉皱眉,抬起头来从太宰身侧以后走到平行面,直视着森鸥外。

“…沢田纲吉君”森鸥外仔细的看了看棕发的少年,用着一种柔和的声音说道。“虽说是太宰君强制把你拉过来的…但是姑且我还是要问一下你自己的意愿的。太宰君,你能回避一下吗?”

太宰遗憾的撇了撇嘴,随后走出首领室。

“那么——”

“请稍等一下”沢田纲吉打断到,他从上向后摸去,在自己的帽子上动了两下把一个什么东西拿了出来,随后捏住拍了拍,然后点头表示道,“好了。请说吧”

森鸥外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少年,看来他要更正一下对他的印象了。

门外被捏了窃听器的太宰治:切。

“沢田…君,你对于黑手党有多少了解呢?”

6.for later

“フ——”森鸥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看着太宰治带走的沢田纲吉,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

“那纲吉君是加入了嘛?”窃听失败的太宰治好奇的问道,“森先生没有为难你吧?”

“嘛…姑且是编外成员?”纲吉找了一个适当的说法回道。

“唉——好遗憾,我还想让纲吉君加入我的部队呢”太宰可怜巴巴的叹了口气,“当初小矮子来的时候就没有到我这儿纲吉君怎么就成编外——”

“是太宰先生的”纲吉可耻的停顿了一下“编外人员哦”

“?森先生人这么好嘛”

“我自己拜托的”沢田纲吉笑笑,看向太宰治“我也想更多情况下和太宰先生在一块啦”

“呜呜呜纲吉君你怎么这么好——”

“呜哇太宰先生别整个人都放上来——”



待续.jpg(不)

初七我生日捏!

评论

热度(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