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诈尸式更新.jpg

公嬷攻推,通常下推主角推小天使推容易黑化的(?
混圈非常杂,什么都混
不雷大众雷点(小众应该也不雷)欢迎找我聊天。可扩列,私。
我对家别来我面前当显眼包蟹蟹

【主金瑞】创世神表示已经看透了世俗[一]

#一些多到离谱的开篇预警,全部内容都还有庞大私设!!是私设满天飞系列!不喜麻烦离开,不要为自己刷存在感谢谢配合哦!

#是@缤 和@凉茶/@海棠晓月影 的联动文!明明很久以前就想联动了一直拖到现在(

#cp主金瑞!副有卡埃,银幻,凯柠,雷安,以及重点洞嘉和审判长和创的cp,创攻。此处私设审判长名字是米迦勒,创是米歇尔哦。

#bug集锦系列好耶!凹凸大赛bug系列希望不要有“凹凸大赛怎么会有bug”这类发言呢。

#金是私设的主体!同样私设比较多的有弟弟组,金设定上是内敛(?)疯批的代理创世神(啊?),平常还行,偶尔会有黑的不要不要的状态,好巧不巧此文处于这个状态中呢。老创扔锅可耻!

#弟弟组包括紫堂幻,卡米尔,埃米以及金。是私设旧设的性格和现设综合一点的结果。

#更新不定时且随缘,全文欢乐向扒马甲,老福特bcy基本同步更新,老福特共创合集,bcy两个人都发。

#有我们二位的常驻自设出场!主要作用是开挂和拆马甲和拆马甲!(?)

#请友好进行发言哦!ky行为哒咩!祝您阅读愉快!

#本篇为第一章,我们二人接龙型写文。本篇6k+!写到想写的话了写不动了就摆了!(x)


神明踏足之地,乃世间万物所爱。

—— ——

[我说亲爱的儿子啊。你知道吗,我今天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告]

从迷宫星出来以后,大赛方发布了推迟的消息。或许是银爵带来的那个麻烦——那个大赛前几联手都打不过的家伙,大赛方也需要花点时间去解决。

于是,可以说是第二轮预赛的时光开始了。

然而就在这平平无奇的一天,正在和格瑞凯莉安莉洁刷怪的金,突然收到了来自紫堂幻的心灵传送。

[?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女儿,我劝你别乌鸦嘴我和你说,这两天的bug已经够让人气愤的了]金心里不耐烦道,面上没有问题的继续和凯莉交谈。

[?瞎说,你爸爸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好吧]

[女儿啊,不要怪你爹我对你不好,你一定要对你自己有自知之明啊]

[?你他妈]

紫堂幻咬牙切齿的翻了个白眼,他就不该提醒king这个混蛋!

他抓了抓头发后烦躁的叹了口气,直接去和银爵商量起来。

“爵,我需要你救我命”

“…?”银爵歪歪脑袋。

[队长。我觉得幻说的可能真的需要注意一下。我从今天早上开始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姐姐都说我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呜呜]

[埃米你应该没什么大碍吧?要不我去看看你?]

[不不不卡卡我只是在身体反射了不好的预感而已完全没有事啊你先别过来过来姐姐会吓死的啦!!]

[好吧]

[?你们两个别旁若无人的说话有意思吗]正揣摩从黑洞先逃出大赛的紫堂幻暗暗道。

[啧。也是麻烦了。既然你们两个都有这样的情况——那看来我今天一直心慌的原因也有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儿子你今天原来也有在担心啊怎么还这么拽呢哈哈哈哈哈哈]

[幻。我最近心情很不好,你也不想变回元力种子吧]

[对不起我错了]

“唉”金叹了口气,有些烦躁的想着前两天的bug。金使劲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想了。

“金?你晃头晃脑干啥呢,傻不拉几的”凯莉注意到金的动作之后从星月刃上跳下来看向一脸怪异的金“怎么了?”

“凯莉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傻不拉几啦。只是在想紫堂…”

“啧。你可别想紫堂幻那个臭小子了!那家伙自己不自信,被银爵拐走也是他自愿的,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可是…”金一副伤心的样子,然后默默想…

[说我在想女儿应该没什么毛病吧…]

“裁判长在公告里说要到大厅集合了哦”安莉洁插了一句嘴。

“刚刚发布的消息。要传送了”格瑞把烈斩收起来走向金,金刚想来个大大的拥抱,格瑞立马转了身躲了过去。

金不满的撅了撅嘴却在下一秒被蓝色的传送阵吞噬。

—— ——

被格瑞用一种奇怪的姿势接住的时候,金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似曾相识。当然他没有浪费这个机会,一把抱住了格瑞。

“格瑞!你这次别想不让我抱!”

凯莉看着贴在一起的两个家伙,撇了撇嘴和安莉洁后退了一步。

麻烦您们二位看看时候好嘛???

“嘶…金…撒手”被金的怪力狠狠一抱的格瑞猛地吸了口凉气。

“我不要我不要!!好不容易没有被你躲开!!”啊呜呜呜呜呜呜格瑞格瑞嘿嘿嘿好香好软好可爱我看见你耳朵红啦嘿嘿嘿嘿嘿嘿…

听见金心声的三个人:…

[儿子啊…你真的往痴汉发展了…爸爸好难受哦]

[你闭嘴]

[好嘞]

想看一眼king状况结果看到两个人贴贴的丹尼尔:欲言又止。

“…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很抱歉用传送突然将各位传送到大厅。因为凹凸大赛又出现了bug,而这次的bug我们也不知情,所以为了各位参赛者的安全将各位转移到大厅内”

“嗯好了好了丹尼尔你歇着吧昂!接下来就交给我和我亲爱的啦~”

一女子突兀的出现在丹尼尔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纯良的样子笑笑。

丹尼尔心里一咯噔,迅速的溜走了。

“?卧槽老丹真够怂的”紫堂幻瞬间面部破功。鬼知道他都溜出去了却被传送回来时有多绝望!

“咳咳。各位参赛者们不要慌张啦~我就是一解说的啦,这次出现的这么早也是因为我亲爱的闺女万般请求才出来的呢…”她可可怜怜的抹了把眼泪

“?”混在参赛者里的缤缓缓打出一个问号,然后冲上去就揪着那装纯良的人笑眯眯开口

“哎呀这不是我家亲爱的吗怎么啦想你爸爸我啦~真是令人荣幸呢哈哈哈哈哈”

“哎呀怎么会呢亲爱的”

“啊哈哈哈我开玩笑呢”

底下的参赛者们看两位美女(?)吵的欢欢乐乐一脸茫然,有几位认出了刚刚冲上去的人

“那应该是最开始排名24的媛缤?”

“天哪大厅不是有元力禁止那她怎么上去的…”

“另外一个那应该是第56的棠月?”

“为什么五十几的参赛者会出名啊这”

“她为什么会瞬移啊!”

“众所周知大赛前十都会飞”

“?她俩又不是”

“呃棠月好像因为纯良却在前一百很出名…”

“?你管这叫纯良?”

缤嫌弃的撇了撇嘴后一把从旁边突然出现的黑洞里揪出来已经溜开的丹尼尔。

“哎呀呀裁判长大人你怂什么呢呵呵呵呵呵呵”缤笑眯眯的捂着嘴看着丹尼尔。

“…求求了两位大人放过小的吧小的还想多活几年!!”

“丹尼尔大人你的尊严呢!!”底下的参赛者大喊到

而此时,弟弟组四人表情呆滞

[啊?这俩认识吗啊??]

金默默传了一句话给两位飘着的人

[你们俩认识啊??]

“对哦,很意外吧我们俩认识呢”棠月眨眨眼睛笑着说

“那肯定意外啊,咱俩可是第一次合作”缤歪歪头叹了口气“唉。可惜了。我亲爱的疯女人并不愿意陪我呢”

“?女儿你叛逆什么,你爸爸我可一直很爱你呢缤缤子”棠月满脸无辜

“?你那称呼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那个…两位大佬,你们要不说点别的?”一位无名参赛者努力插嘴。

[哇哦连我都不太敢打断这俩吵架呢真是个牛人啊这位参赛者!点个赞!]已经开始摆烂的紫堂幻默默鼓掌。

[幻啊…你就这么摆了?]埃米突然接话道。

[哈哈哈哈疯女人来了不说就连缤姐都来了怎么能逃过一劫呢你说是不是啊我已经摆烂啦哈哈哈哈哈]

[看样子phantom.s已经疯了,我去找你了埃米,带了芒果蛋糕]

[!好耶谢谢卡卡!]

不对啊!!埃米一激灵转头去找卡米尔。你大哥和我姐都在旁边你怎么过来找我啊!

然后刚刚转头就被卡米尔贴脸了

…嗯?埃米疑惑脸。

“…看样子,完蛋了”卡米尔压了压帽子开口。

紫堂幻在有严重的冷汗之后就想拔腿就跑,结果在缓过神来就发现了一脸阴影的金。

“…”完犊子了。紫堂幻瞳孔地震。

“咳咳。”棠月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一副严肃的样子沉声道“啊,看来各位参赛者们已经到达了该到的位置呢,那我猜想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缤有些嫌弃的看着棠月“咱俩都飞出来了你还搁这儿装呢?”

“哎呀你污蔑我干什么啊宝…人家不一直都这么温柔嘛”

“?我吐了”缤叹口气“好啦好啦亲爱的,咱们要有点仪式感,来一个倒计时吧”

“?好主意唉!”

棠月瞅瞅在大厅中央的几个人——嗯,全都到齐了呢。

“那么——”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三”

“二”

“一”

“——游戏开始”

—— ——

“好的呢各位参赛者现在请大家将注意力放在我们大厅中央的几位参赛者身上!首先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缤也是你们熟知的冰凤魔女,旁边这位是在下亲爱的朋友棠月。”缤突然大改刚才的形象开始了普通解说一般的模式,甚至真的拿上了自己变出来的话筒,将声音传给大厅内所有参赛者“相信各位参赛者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二位能在属于元力禁锢场所的大厅内飞到这里吧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点是请大家讲注意力转移在这几位身上!”为了方便这些参赛者被人看清,她甚至抬了抬手将他们所处的那一片空间提高在其他人视野之内。

“哼。哼呜呜呜”一旁的棠月突然抽泣起来。

缤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棠月“你发病了?”

“哼呜呜呜呜不是的我就是…看到女儿你都已经缺爱到了这种程度开始发疯”棠月再次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泪一副极为伤心的样子“我真的好心疼啊呜呜呜呜呜”

“…”缤突然一脸嫌弃又别扭“要不这样吧宝,我这边有全境界最好的医生,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你搞什么鬼东西”

而此时,被揪到一个圈内就算了还被提高的位置的几位参赛者,开始了吵 架 大 会。

“我****的安迷修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你看见你旁边写的什么了吗!!”

“你个恶党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你怎么这么…这么…”安迷修满脸通红“不知廉耻!!”

“真像拜托他俩不要打着吵架的幌子秀恩爱呢”卡米尔将一口蛋糕塞进埃米嘴里。

“确实呢”

虽然两位解说当事人还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她们却已经在心里告诉了他们这浮现在旁边的爱心上写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咳咳简单来说就是那爱心上写的是对方铭刻在灵魂上的名字也就是最爱的人哦!]

仅管不明显但是依旧害羞了的雷狮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始和安迷修对骂

尝试无视旁边对着祖玛疯狂表白的雷德,嘉德罗斯一脸复杂。为什么他也在这里,明明他旁边没有爱心。救命啊!!!

帕洛斯以一种复杂的心情红了耳朵,拍了拍佩利的头。这傻狗还不在状况呢。

虽然傲娇但也早就告白了的凯莉叼着棒棒糖和安莉洁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完全快快乐乐的。

格瑞看见自己旁边的心上写着金的一瞬间就满脸通红了起来。

从昏暗的心情中反应过来的金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被格瑞的害羞样子可爱了个八百八十遍,激动的一把抱住格瑞大喊——

“格瑞我喜欢死你了!!!!我最最最喜欢格瑞了!!!!”

格瑞转头看见金的爱心后直接炸出蒸汽。

“首先让我为大家讲解一下!这几个参赛者身边现在都出现了一个爱心,而这个爱心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这代表着这个人最爱的人哦!”缤笑眯眯的开口。

“对!是不是非常的令人惊讶呢?简直是八卦人的天堂啦!”棠月应和道。

早就和银爵互通心意的紫堂幻顶着黑化壳子乐呵呵的和卡埃两人看戏,他早就摆烂了啊?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吃瓜啊!

不过。他作势吸了吸鼻子。看见儿子和我儿媳妇关系这么好爸爸我好感动哦呜呜呜呜呜。

“我劝你小心点哦phantom.s。队长因为之前的bug最近都是烦躁呢”卡米尔边说话边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呃…卡卡你写啥呢”埃米把头探过去。

“sb大哥第1442次在和大嫂吵架的时候忽略了我。啧。”卡米尔挑眉咂了咂嘴,“埃米,你说我要不要多记几次啊”

“…啊?”埃米眨眨眼

“各位参赛者不要傻眼在那里啦!我们的bug开胃菜可不止这一个呢!”缤突然整个人亢奋起来眼睛里直冒小星星“我们今天可是整的三 连!!”

“对的对的!真是令人期待呢!”棠月看向搂着格瑞不放的金,坏笑起来“我想这一定是令人期待的!!那么接下来第二回合start!!!”

缤打了个响指,中间台子上的所有人突然都回到了原位,然后恭敬的给棠月伸出手抬了抬头笑眯眯道“坐会?”

棠月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扭捏了一下开口“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过坐会儿总比飘会儿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随后缤左手拉住棠月的右手,又用右手划了一下,空中出现两把冰蓝色的椅子。

叨叨了半天之后,缤开始解释

“首先呢,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各位参赛者的头顶上会出现一些等级——这代表着诸位说谎的程度”

“没错。而请各位参赛者们在10分钟内将所有说谎等级在A以上的家伙们带到中央来,他们会自动上去的哦”

“顺便一提至少要带四个人上来哦。啊还有记得让这群说谎的家伙们携带一人~就是刚才爱心里出现那个呢~”缤拍拍手。

说谎——一提到这个词,绝大部分的参赛者都看向了星月魔女和某个骗徒。

棠月:这画面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帕洛斯:有事吗?没事就别看我

凯莉:你们对本小姐有什么意见吗啊?

凯莉转头看向刚刚被传回来的金瑞二人。真是有点让她意外啊,没想到金居然是清醒的…瞧瞧大高手那红透了的耳朵,啧啧啧。凯莉叹了口气摇摇头,再将注意力转移到金身上…嗯?凯莉一挑眉。如果他没看错金头顶上是…S?S+?等等什么鬼??啊怎么又变成C了??

听见凯莉心声的金:…啧

非常自觉就上去了的凯莉和帕洛斯一人带着一宠物(啊?)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悠闲极了,看着底下那群参赛者一个接一个翻人的样子,简直乐翻了。

因为披着黑化壳子也摆烂了的紫堂幻完全没有做任何措施就被拎了出来,然后特别欠揍的在心里说了一句。

[啊放心好了你爹我贼自觉]

[大哥人傻了]

[呃…我姐姐天下第一聪慧!]

“啊不可以不可以哦!”棠月开开心心的坐着吃瓜,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元力覆盖什么的不可以哦!”说罢除了紫堂幻以外的刚刚想要溜的朋友就强制性的被传送上来了。

[摆烂了]

金直接头上蹦出来好几个十字巨不耐烦的抬头看向两个悠然自得的家伙——“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啊啊??明明每次都会系统传送上来却每次都要留一个环节让这群人找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啊?”

对于金的突然暴躁,格瑞满脑子的问号满脑子的疑惑。

“咳咳怎么会呢这只是为了凑字!不是,为了更好玩而已”缤装模作样的说。

“好。队长也摆烂了,那就开摆”卡米尔眯起眼睛进行一个鼓掌拿出了小本子进行一个光明正大的写“恭喜king第14435次被疯女人整掉马,记录一下第一次疯女人和缤姐合作拆马甲。嗯?我没有记过缤姐拆马甲的时候吗…失策了”

“呃。应该是第8667次哦!”上方的缤尴尬大声说。

“?你居然自己报数啊”一旁的棠月奇怪的看了缤一眼。

“因为我其实没玩过几次啊?”

“卡米尔??”怎么回事?我弟弟怎么了??卡米尔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怎么回事你头上的A+是怎么回事啊我的好弟弟???被安迷修的A+硬生生拉上来的雷狮被疑惑浇了个满脸。

“好啦好啦这第二回合还没结束呢!几位在这里的参赛者们想必已经看到了等级也看到了旁边的血条吧?接下来你们先自由活动哦!血条干什么的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棠月高高兴兴的开口。

“疯女人啊,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你比平常坑我们要兴奋啊?”紫堂幻人设摆烂开口。

“奥对。”缤猛地一拍手“忘了一件事,第三回合和本次回合重叠一下一定很好玩!”

于是金的脑袋旁边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雾。

“不是。为什么只针对队长啊?”埃米大疑惑

“因为你们都摆烂了啊!”

在场外的艾比暗戳戳叫到埃米这个臭小子有什么瞒着她。

“金…你”格瑞犹豫半天还是问出来了。他看了看金头顶上那个S+…金说过很多谎吗?

“格瑞。”金用一种真挚至极的眼神看着他。格瑞不由得愣了一下。

【格瑞】黑雾…

[黑雾上代表着金原本想说的话哦,我们强制性让他的心里话和外面说的话相反了]格瑞听到这样一个声音

“无论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谎”

【无论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谎】

一样的…所以金是在说实话。

“有一点是永远不会变得”

【有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格瑞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人哦】

“格瑞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人哦”金眯起眼睛“…你可是属于我的,绝对”

…不一样了。

评论(9)

热度(100)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