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诈尸式更新.jpg

公嬷攻推,通常下推主角推小天使推容易黑化的(?
混圈非常杂,什么都混
不雷大众雷点(小众应该也不雷)欢迎找我聊天。可扩列,私。
我对家别来我面前当显眼包蟹蟹

【鸣佐】辩论·前言

#鸣佐,有件套。重生。本篇有过度自我理解和黑鸣相关。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漩涡鸣人都是一个人。

其实说长也只有7年——但孤独是很要命的,能让人觉得好像被这个世界隔绝了。

那时他没有一个老师,没有一个伙伴,没有一个说得上父母的角色——所以他不懂。

什么是情?爱情,友情,亲情。无论是哪一种,在上忍者学校之前,他从来没有接触过。

在那之前,他只接触过让人心寒的,孤独。

“真是让人难受…狐妖还在路上大摇大摆招人显眼…”

“狐妖就是该死!他怎么还没死!”

“呸!别脏了我们的眼睛,滚一边去!”

小小的漩涡鸣人不知道,村民们为什么这么对他?他只知道他觉得很难受,觉得很委屈,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最先体会到的感情,一直是来源于他人的恶意。

————

“佐助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他又没有伤人——”

“但是他是叛忍。是村子的叛徒”

“可是——”

“他是木叶的敌人!这毋庸置疑!”

“但佐助是——!”

“他是叛徒”

“——”

“他是叛徒”

——

这么说不太好,但是知道佐助变成一个人的时候,鸣人是有点高兴的。

因为这代表有人和他一样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好,他见过佐助和家人在一起的开心模样,那很让他羡慕,所以他知道——失去那么让我羡慕的幸福,一定很难受。因为他知道孤独很不好受。所以他也没想过让其他人去体会。

他的认知很片面——又多半是来源于他人,所以他从来对某个词没有什么确切的想法。佐助说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就这么确信了。他所有的伙伴,都是这样告诉他,他才知道

啊。原来我们是同伴。

漩涡鸣人恍然的点点脑袋。

他从来没有试着放弃佐助。

佐助现在是一个人,没有依靠,也推开了帮助,他有他的目的。鸣人一直这么认为。所以,他想成为已经无依无靠的佐助的归宿。就像以前的他,也需要一个归宿一样。

——“爱是。很沉重的哦”雨这么告诉他。

“…啊?”鸣人疑惑的歪了歪头

“不——什么也没有哦,七代目大人。”雨摇了摇头,她放下报告文书,“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七代目。”

“?你指什么”

“各种各样”

——

有什么是比失去更痛苦的吗?

现在的漩涡鸣人可以告诉你,是失去爱的人。

他烦躁的把文件丢到一边,看着这个让他熟悉到想要发怒的场景,咂了咂嘴

又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宇智波佐助的存在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漩涡鸣人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能疯个彻彻底底,他已经重来了三次!但这些地方任何一个都没有佐助!何止是不在木叶,他的存在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漩涡鸣人看着火影岩上的大头照——五代目宇智波带土。真是令人愉悦的结局。

他有些释然的笑笑,他现在纠结什么呢?这个世界很完美——很梦幻,他需要更快离开了。不然他生怕自己回忍不住毁掉这个没有佐助的地方,破坏掉这样的美梦。

是啊。他纠结什么呢?

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哪怕是去到地狱,他都绝对能找见。

可以说。从宇智波佐助死亡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已经疯了吧。

评论(5)

热度(3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