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羡忘】勿眠·一些试写

粉魔道粉了很久了,但是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忘羡磕起来不太对劲,然后才发现自己xp逆了然后义无反顾的奔向了羡忘(

以前刚刚开始看铜仁的时候属穿越文最多,现在是一点也看不到了,最近重看剧版也重看漫版实在是忍不住了想写开挂的,于是有了这篇文章,没有逻辑没有科学性很怪的同时是非典型穿越重点也不在穿越的人身上就是非完全原著向的脑洞(

除了羡忘目前应该不会有任何CP,当然除了我这逆了的官配以外的官配都照常。有可能会有小辈的追凌,喜欢这俩娃娃hhh

有吹羡,其余不黑不怼,基本全员除苏涉温晁那些都友好(?)因为百分之九十可能会坑所以理性关注捏。部分会照搬原著,因为我实在不会写(

CP是确确实实的羡忘,无论是怎么个理我都不喜欢刷对家,还是谢谢配合。微追凌互动可能,当然这章没有,因为只是试写(

以及对于剧情的一点…我是没有去看原著的,准确说没看完,因为忘羡官配原著实在开始有点难受了(剧情方面因为我个人喜好,是剧版漫版混杂,毕竟各有各的好,至于不出场的镜头,默认你知道的就行。貌似羡忘这个圈对cql接受度更大…

————

这世间,除了这名声浩大的四大宗门以外便是仙门百家,但也并不是没有隔绝于世却又闻名各处的小宗门——

槐荫,亦或是常用的孝感,这孝感有一宗门,以媛女著称,既是因为这媛氏宗主是难得的女性,更是因为这媛氏的基因不知为何向来出女子,极少出一男子。在这依旧有着些许男女尊卑的时代,当然就显得极为特殊了。

但这媛氏仅此而已的话当然不会名声大噪,媛氏家规简单明了,一眼便知的四个字“随心所欲”更是对入门毫无限制接受任何麻烦,自然也有随着这来扔锅的弟子来寻仇的,却被这媛宗主一剑下去砍了人头。各大世家自然对此感到十分愕然,却又动不了手去寻这媛家的地址。

媛氏当代宗主,名为媛莳泞,有一怪称闻名孝感,称作“神婆”。其一因为这媛宗主修为颇高又是一女性,据说已经在位30年之久依旧没什么变化。其二是因为这媛宗主——据说有着预言之能。

然而,世事无常,媛氏于某一天,突然消失在了这大众的眼中,只剩下这四处游荡的传说。

“这媛宗主,可是一位绝世美人啊,也是可惜了那脾气大的。这媛氏也是,哎”店家随口提起这档往事,最后也只是深深叹气了一下,便鞠躬离开了。

“哎,别走啊店家,这我刚感兴趣起来了耶”魏无羡有些遗憾的叫了两句,一旁的江澄颇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拿胳膊肘撞了一下这好奇心泛滥的家伙,“你可得了吧,这媛宗主指不定都能当你祖宗了,十多年前的传说罢了”

“哎江澄,你这话就不对了啊,这长得好看的人呐,是不分年龄的呀”

——这不过是路过时听到的一个传说,当时他们两个谁也不知道这成为了一个预言,为这不走常理的未来说了些许的音调。

“哎!这位店家,能否得知您方才话语中那媛宗主的名字吗?就当是做个纪念了”

“当然,这媛宗主啊,叫做媛莳泞”

————

头一回认识是于在蓝氏的听学之中。

“这位公子,看起来应该也是听学的一员吧?怎么在这里待着?”

正无聊着的魏无羡听见这一声音低下了头,便看见一位抬头看向他的女子。

“唉,这位姑娘才是,看样子也不是蓝氏弟子,怎么也在这儿呢”他动身跳下房檐,将双手并于胸前方,行作一礼。“在下云梦江氏魏无羡,敢问姑娘何名呢?”

那不熟知的女子回礼后微微一点头,微笑着回答道,“小女媛涧泞。原来是魏公子,久仰大名”

“哪里哪里,媛姑娘夸的多了”

“我确实并非蓝氏子弟,也同样是前来听学的,不过今日向蓝老先生请了假,便没有去了。魏公子没记得我也正常。”媛涧泞笑了笑,“更何况不像其他子弟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我只是额外随聂公子前来的护卫一样的角色罢了。而且虽同聂公子一同前来,但我并未和聂公子坐在一起。也不像孟公子那样更多跟随而已。”

“聂公子?可是聂怀桑?”

“正是。最近也常见聂公子与魏公子您同行呢。承蒙关照了”

——

二人谈到将近听学结束,媛涧泞便先行离开了。看着向这边来的江澄和聂怀桑挥了挥手,突然想到了一个曾记着的名字…

魏无羡顺手将胳膊搭上聂怀桑的肩,颇有兴趣的开口道,“哎聂兄,你怎么从没告诉我你们聂家此次前来听学的人里有个女子呢?”

聂怀桑一愣,回忆了一下话语中指的是谁,又挥开扇子,有些表情复杂的扇了扇咳两声“哎呀魏兄,你是指媛姐啊…咳咳,她呀,就是怎么说呢,我也是头一回见她,虽然人很有意思,就是有些闹腾…这么一说她还和魏兄你有点像呢。都比较不守规矩…”

“呦,我同她聊了半个时辰,倒没发现闹腾,只能说确实很聊得来”魏无羡摸摸下巴。

“这媛姑娘倒是个难得一见的性子,很少有姑娘家和你能对上号的”江澄翻了个白眼,“你也是真够呛的魏无羡,在蓝启仁面前说那么歪门邪道的事之后就又放飞自我了,这怨气你说说也就罢了,可别真的做啊”

“放着好好的阳光大道不走,我偏要走那独木桥作甚?不过这世上那么多怨气弥漫之地,若真能炼化,岂不美哉?”

“魏无羡!”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说说而已”

“魏兄你真的,胆大包天了”

“哎所以那媛姑娘,她的名字倒是让我想到一个事。去年在孝感除祟时,我和江澄都曾听说一个名字,叫媛莳泞,这位媛姑娘,叫做媛涧泞,这不巧了就差一个字嘛”

“哎魏兄有所不知,这媛涧泞啊,是我大哥带来的,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怀桑使劲摇了摇头,“我认识她也就不过半载,叫姐更多也是因为她还真挺照顾我的…”

“哎是吗…”

——

可谓是有意无意的状态下,魏无羡和媛涧泞的交集也多了起来。

平日里有什么不能说的槽就悄悄的一顿控诉,魏无羡也是好奇过的,他虽然自来熟一点,却也不是会和认识不久的女子吐露心声的类型,可还是不自觉的相处甚欢与其说友人,更不如说他俩的关系像好兄弟。媛涧泞虽为女子,但也有着非同一般的修为,魏无羡也从来不是那种偏见很多的人,相处的久了,发现这媛涧泞竟也是个比较口无遮拦的主,也是让魏无羡震惊了一段时间,比较他印象中的女子除了世师姐就是虞夫人,诸如此类可是没见过这样放荡不羁的女子。

也是自然而然的称起了名字和姐姐,和江澄不同,媛涧泞是个好的倾诉对象,不像他家师妹只会给他一个白眼并说成堆他的问题。

“媛姐姐呀,真的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呢”魏无羡用着那种感慨的语气点了点头。

“这话在我认识你的两个月里听了无数次了”媛涧泞笑笑,“你也是不嫌多,所以你和蓝二公子又怎么了?”

“哎呀蓝湛那个小古板,别提啦”他使劲挥了挥手,倒不是蓝湛那么讨厌,只是抄家规那段日子真的是太无聊了,偏偏监督他的还是个话少又死板的家伙。“我真的再也不想抄家规了”

“那你倒是别犯事啊羡羡”媛涧泞叹了口气,随手拎出一团看不清的东西扔向魏无羡,魏无羡连忙接住了那有些眼熟的东西,仔细一瞧又乐开了花,“呀!天子笑!谢谢媛姐姐呀”

“你也就这会儿这么甜了”媛涧泞呲了呲牙,“不用太在意,蓝氏家规多是多,但教出了泽芜君这样风度翩翩的公子也自然是有他的理的。你也就待一年罢了,那么担心作甚?我先走了,亥时快到,该休息了哦”

“好嘞,改天见啦涧泞!”

“就按照咱们说好的,只要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就能见到我,平日里我不会多出现的了。”

————

遗憾的是,自从这一别,倒是再没见过媛涧泞。

在乱葬岗的三个月中,魏无羡有2个月的时间都在修炼。乱葬岗实在不是什么能住人的地方,他自己修修整整才终于有了存活的痕迹,更别说在这个冤魂甚多的地方,想要睡觉本就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但是说来也是奇怪,除了最开始他意识不清的那段时间以外,这些被困在乱葬岗的冤魂除了害怕他以外看他的眼神居然变得奇怪了起来。那慢慢修整的一个月中,他可是知道了这个原因——

“嗯——简单来说,这乱葬岗一半的人都来自我们媛氏,虽然他们大部分不姓媛。但你应该听过我,魏无羡”与其说是冤魂,更不如说是普通的鬼魂的一位带着面具的女子在一天向他搭话。“我是媛莳泞——媛家宗主,媛莳泞。”

————

“我们媛家的家训是随心所欲。我也一向不太介意那些,所以媛家的弟子并不是姓媛的更多,我们来者不拒。”从面具中传来的模糊不清的女声?用一种散漫的语气和他说到,完全无视了他的反应。

“这乱葬岗尸首无数亡灵无数。哼,却有三分都是我们媛家的人。”她轻笑一声。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沉默,叫做媛莳泞的女鬼再次道。

“不用那么紧张,魏无羡。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媛莳泞的语气可以说是柔和到了极点,“我是媛莳泞——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吗?”

“…孝感媛氏,媛氏家主。这还真是久闻大名。”

“…”她的气息沉淀了下来,竟然慢慢的不似一个死物,变得有了活人的生气。她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魏无羡发现,他面前的这一鬼魂,竟如同死而复生一般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周围的鬼魂在察觉到生气的一瞬间便开始楚楚欲动,却碍着他的存在不敢靠近。

“魏无羡。”她的声音清晰了不少,竟有些让他熟悉的味道来。刚刚整出大变活人戏码的家伙抬手摘下了诡异样式的面具,露出一张让他久逢的脸。

他有些自嘲的笑出了声,过去耀眼的眼睛中露出黯淡的光。

“…媛涧泞”

————

写完想写的啦(后续随缘或者看风评(?)

初七我生日,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