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艾利/重生向】此世轮回(if版本)

*本篇为试水,是11岁时间线版本。还有一个15岁时间线版本(能少写很多.jpg)

*纯爽性重生文,艾利,有挂向,除原著刀基本无刀,有开挂自设出没。艾伦重生,但是调查兵团往后兵长也会有记忆.jpg


*伪原著向,伦比较,神经病(是动画剧情,我算半个动画党,完整版的漫画还没看,只看了后续。


#这里放一下我几辈子前放的预告

[艾利+重生向]彼世轮回

(1)此乃原计划中写在文前的碎碎念,移动到了这里,是关于设定的一些解析:

作为一个变态役写手,我很喜欢把设定套进角色——因为那会让我感到开心——如果冒犯到了你艳歉

虽然个人XP很血腥(?)只是我还是视角色而定(除了个别)但是此文中的伦宝我并没有加多少私设,除去一些感情上的占有欲之类的添加,基本原装。除去OOC

其实很早就开始想写艾利了,但是对角色不了解的情况下,我还是取消了这个计划,看了三遍以上的动漫,虽然说还不彻底,但是我想应该足够了——同事我也拥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原著中很多东西都在暗示艾伦自从“知道了一切”之后就向有了预言未来的能力一般,对自己的死亡毫无波动,我一直很疑惑记忆这一点——他到底从哪里知道的一切,不是说原著情节的问题,是我个人从头到尾看下来,艾伦的成长是超乎常理的,

可能是我的错觉但是我能从19伦身上感受到沧桑感和强硬感,好吧我感受到的最大的是违和感

至此我最大的想法就是轮回——看过我以前的文的朋友应该知道,我是个热爱轮回的家伙——如果说艾伦只是在重复一次次不同又相同的重生呢?没有记忆,做不到任何事情,只是会一遍遍重来,甚至忘记自己重生过——我觉得这很疯狂,但是好多细节都说明时间是一个重要的线索,而且我并不讨厌这样足够疯狂的肖想——

想象一下,如果你无数次的重生,却始终不知道自己是重生的,没有记忆但是却有预感,那种焦虑感——

如果记忆全部恢复了呢?

每一世重生之前的所有记忆贯穿你的大脑,你却发现自己的重生是无用功的感觉?

好吧,我的文字不足以说出那种感觉,但是我想这一定可以逼疯一个人,而这却是我最好的筹码,可以说我热爱着疯癫的故事

由此我便添加了一个疯狂的设定——让重生的艾伦在重生的一瞬间停止失去记忆,并且获得一切重生的记忆——我想这足矣逼疯他,而我要做的就是在他真正疯掉之前把他的精神带回来,这是前期信任的条件,所以相对来说这里的伦会比原著更疯,而且有一些我对原著的看法参杂

啊,别说我狠,因为这一段根本不会刀,此处表明重点——

重生≠轮回

(2)小小的序言

你知道什么是轮回吗?

那是一种能让人崩溃的事物——

艾伦·耶格尔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当然这是我的看法

调整着身上不堪的服装,真巳勾了勾唇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个疯子,毕竟想出了一个相对来说可怕的故事——好吧这还好,不算太下手重

艾伦没有那么容易崩溃,他实在是过于坚强了

所以她只需要等待着他脑袋里那根弦快断掉的时候——作为一个新的弦出现便好

当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

为什么我要一直轮回?

艾伦闭上眼睛想

因为他的懦弱

因为他无法拯救所有人

〔不要去救那群混蛋了〕

〔我亲爱的神明〕

〔我想你是时候该残忍一点了,艾伦·耶格尔〕

0.

无限的轮回源于执着的心

1.

“!”

艾伦耶格尔——或者说19岁的艾伦耶格尔,难以置信的,他回到了11岁的时候

然而惊讶并没有多久,他在下一秒便好啊收到了来自大脑的冲击——无数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袋,让他一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如同影片一般迅速播放的近乎相同的记忆在他的眼前闪烁着,他完全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泪水像不值钱一样唰唰的往下掉

——这算什么啊

艾伦几乎是崩溃的回忆着这些镜头

出现在他脑中的记忆,不是别的谁的,正是他艾伦耶格尔本人上百年,上万年的人生,而且无一例外——

都是他重生之后失去记忆又再次重生的轮回

这些人生都几乎没有不同点,而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艾伦耶格尔,从来没有一次达到了重生的目的——因为他没有记住自己是重生的

而他偏偏回想起了这一切!!

占据了整个大脑的记忆让他仿佛失去了心脏,麻木的像一个人偶

在这轮回之路上不断的重塑着,死亡,再生,死亡,再生

“这算什么啊…”他颤抖的说出这句话,趴在炕上无声的流着眼泪

他回到了这个最开始的地方,回到了这彼世轮回的终点。

2.

艾伦变得很奇怪。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冲动,莽撞,英雄病,好动。但是这些极其“艾伦”的行动却减少了很多。阿尔敏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发现艾伦变得安静了许多,变得沉稳了许多。

他还是喜欢和周边的家伙起矛盾,却以极其奇怪的样子减少了矛盾。他变得很少离开家里,更多时候只会待在家里。阿尔敏现在来到了艾伦的房间。他放轻了脚步,三笠说艾伦最近很不寻常的在回避她,他是来和艾伦说这件事情的。

他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艾伦靠在窗边看着窗外,他的表情淡漠的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人。艾伦的表情总是很丰富,所以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莫名有一种威慑力。艾伦的表情很淡很淡,淡到他感觉艾伦下一秒就会消失。他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害怕——不是对艾伦本人的惧意,而是对所作所为的恐惧感。阿尔敏很疑惑自己这样的感觉,虽然艾伦是有点奇怪,但艾伦就是艾伦啊?他们一直是朋友不是吗。他不喜欢现在的氛围,所以他开口打断了这诡异的气氛。

“艾伦。”

艾伦迅速的从那个退出去的状态转变了过来,他转过头来看向阿尔敏,露出一个他很熟悉的笑容,有些惊奇的说到,“阿尔敏?你怎么来了?”

阿尔敏莫名有点高兴,“来找你说说话呀。”

“说话?”他疑惑的回答。

“对。艾伦你今天一上午都没有出去过吧?心情不好吗?”

“…不是,只是突然想不到出去可以干什么,就干脆呆在家里了”

“三笠今天上午来找我了——看你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吧?”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三笠说,你最近有点奇怪,可能是不高兴了,但是她想不到她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她说你在有意识的回避她。”

“…”艾伦顿了顿,保持了沉默。

“三笠她做错了什么吗?艾伦”阿尔敏歪了歪头看向他,“艾伦你最近确实有点奇怪…但是三笠什么都没错吧?我不清楚艾伦你怎么了,但是我们是朋友的吧?”

“…嗯,你说得对。”艾伦抿了抿唇,他看向了阿尔敏,犹犹豫豫说了一句,“…抱歉”

阿尔敏觉得更高兴了,他也许不该想那么多,他应该去相信艾伦的。“那,我们一块去找三笠吧?”

“好”

3.

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像是久逢的敞开了讲,艾伦恼羞成怒的说了他好几次(因为他爆了很多艾伦以前的丑事),三笠也很开心,艾伦的违和感基本除了个干干净净。他们在那颗树下,那颗是他们常驻地的树下。

天色渐晚的时候,他们开始往家里走。

艾伦和三笠正说这话,阿尔敏便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了起来,然后他在离到艾伦家不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模糊不清又瘦小的影子晃晃悠悠的慢慢前进着。

他奇怪的看了看那个人影,看样子和他们差不多大,阿尔敏拽了拽艾伦的衣服,指了指那道影子的方向“艾伦,三笠,你们看——”

他前脚刚刚说完这句话,这个模糊的人影就像是失去了动力一般径直倒在了地上。

阿尔敏一惊,三个人赶紧跑了过去。

凑近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很瘦很瘦的女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眼下的乌青极其明显,头发炸着乱糟糟的,像是难民区出来的人一样,瘦弱又脆弱。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便是她那极其难见的红发。

属于儿童的善心几乎是让他们迅速的把瘦小的人连拖带拽的背了起来,背到了家里去——说巧不巧的是,格里沙·耶格尔正好在家。

“只是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导致的昏迷而已,好好休息休息吃顿饭就行”

的确,这小孩子只晕了十来分钟就醒了,不过阿尔敏因为时间不早已经先行离开了。

醒在沙发上的红发女孩愣愣的醒来,连忙向着格里沙医生道谢,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报答,格里沙表示她今天可以待在这里,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客厅。

“我是真巳…没有姓”

“我是艾伦”

“三笠。”

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再无后言。

沉默在空气中弥漫着,三笠自知不擅长和陌生人说话,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艾伦。默默的回到了房间。

三笠刚刚离开房间,对面的红发女孩便开始直愣愣的盯着他。突然歪了歪头,笑了起来,一改之前的乖巧模样,用着一种有些奇怪的笑容看着他。艾伦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看向她,然而下一刻她说出的话却令他瞪大了双眼。

“初次见面,艾伦。”她笑了笑。“你对近在戒尺的未来,感兴趣吗?”

4.

艾伦·耶格尔短暂的一生中,有着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情,遇到了很多的人。

他从12岁失去了母亲,15岁失去了不少同伴,17岁知晓了一切,又在19岁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杀了很多人,巨人,马莱人,甚至是艾尔迪亚人。他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那是当时的他唯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措施。他需要创作出一个全世界的敌人,然后把,消灭这个敌人的任务交给他所想要保护的人,让他们成为“救世主”。他所有的一切行动都是有目的的在实施,为了世界,为了家人,为了他自己。

他察觉到,只有他死了,他们才能活下来。

所以他做出了选择。他是自由的,他在他的生命中,尽全力做了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将自己的朋友伙伴亲手推开,因为他不想连累他们。

他从来不后悔。哪怕再来一次,他估计也会一样这么做。他从未因此后悔过。他知道那是最好的选择。

三笠,阿尔敏,让,柯尼,萨沙,韩吉副团长,各种各样的他真正的同伴还有——

利威尔兵长。

他突然有些茫然的想到,兵长对他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5.

“老实说你的出现让我很惊讶。我并没有想到你会破解程序脱离了束缚,从而来到这里——但是我很高兴,这意味着你变得更强大了。”她的表情很高兴,红色的头发闪着光,像是镀上了一层血,“艾伦,我知道一切——你大可放心。”

艾伦张了张嘴“…你想说什么”

“很简单。”她笑意吟吟的,露出一份不好察觉的漫不经心。“我需要你活着。我知道这么多记忆对你来说是有多难以承受的,但是我需要你活下来,而且是好好的活下来。四年,这是我向你保证的期限。四年间,直到你加入调查兵团之前,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走以前的路。当然,如果出了意外你的母亲我会帮你救下。我也不是说要求你和之前一模一样,你也可以做你想做的,主要不偏离太多,我是不会说什么的。而四年之后…你只要随心所欲就好。四年之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希望你豁出去,不留情的去做。包括你19岁时的那些。”

“…为什么?”

“…为什么?”她突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笑意更甚,那双红色的眼睛却一点也没有和善的感觉。“当然是为了这个世界啊。”

“我是你的后盾。你也察觉到了吧,艾伦,已经成型的巨人之力跟着你回来了。只要你想,你现在能够做到的事情,可绝不是微不足道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吗”她的声音好像带有魔力,轻飘飘的,蛊惑着他去做,艾伦不喜欢这种被操控着的感觉,皱起了眉。但没有说什么。

“你可以忘掉我告诉你的事——准确说是可以忘掉我对你的请求,我并不会介意。倒不如说,我更只希望你能相信我。但我希望有一点你可以记住。你是艾伦·耶格尔,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人。”

她的声音同她的身影一起化去,空档的沙发上除了堆叠在一起的毯子以外,竟然再没有可以证明这里有个人的痕迹,凭空消失了。

艾伦在原地站了十来分钟,直到从脚部传来一阵酸麻,才回到了房间内,躺在床上开始思考。

她想他做什么?

“随心所欲…吗”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吞噬了自己的理智,他居然真的开始想如果真的可以不计后果的去做…他能做到什么?

…他甚至能再毁灭一次这个世界。

评论(16)

热度(55)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