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艾利/重生向】此世轮回(if线试水2)

#艾利,艾伦重生向,往后兵长也会有记忆。本篇为11岁时间线。

#尤希我终归比较意难平,所以有倾向。

#11岁时间线太他妈难写了——呜呜呜——

#本篇有非常多的疯子要素(?)以及迫害格里沙,还有很多的个人理解,视作私设即可捏。以及有严重私设部分。

#依旧是看情况而言写哪一个版本。

#前篇看合集



6.

“墙外面会有什么呢?”阿尔敏说,“我在书上看到过,书上说墙外有大海。”

“大海?”三笠疑惑的看了看他。“大海是什么?”

“大海…有很多很多的水,不像我们所见到过的小河那样小,大海是广阔的,看不到边际的大。”阿尔敏想了想说到,最后也还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我也没有见过,仅仅是书上所说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见见啊”

艾伦看着阿尔敏,突然笑了笑,“绝对能看见的。”

阿尔敏愣了一下,“嗯,绝对可以见到的”

7.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的,本就不充足的两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虽然有上百次轮回的记忆,但基本无差的记忆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好处,他也不太能确定是哪一天所发生的。只能通过蛛丝马迹来确定。

“艾伦?醒了吗,收拾一下去和三笠一起捡柴吧。”

“好——”

他记得那天也是这样——难道已经来了吗。他撇了撇嘴,安稳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他感觉还没怎么待就已经到时候了。

“三笠,走吧”

他记得那天他做了个梦。醒来以后三笠还问他为什么哭了——这么一看从那时候开始,好像命运就已经和他狠狠搅在一起了。

咦。艾伦摇了摇头。他突然觉得有一种很奇怪的困倦感,栽倒在后面的草坪上。

“艾伦?”三笠疑惑的看了看他。艾伦倒在柔软的草坪上,安静的闭着眼睛,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三笠凑近了过去,发现他居然睡着了。

“嘿嘿”三笠有些好笑的想,艾伦居然这么累吗?之前一段时间,她被艾伦回避着,那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她没敢和艾伦提,只和阿尔敏说了说。却没想到阿尔敏直接帮她理论去了。不过后来艾伦也和她说开了,他们还是关系很好。有这么两个朋友,她真的很幸福。

她继续去捡那些木头,任由艾伦睡了下去。

8.

他猛的坐了起来。

绿色的眼睛中满是痛苦和愤怒,像是火焰一般蔓延到了他的身体上,让他止不住的想要敢叫,怒吼。

他曾以为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比失去更痛苦了。现在看来,重复失去远比失去痛苦的多。

“艾伦?你醒了?回去吧。”

艾伦闭上眼睛,强行把自己那种暴虐的心收起来,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和平时没有区别。

“…回去吧”

回去吧。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9.

再次清醒的时候,他看见了格里沙·耶格尔。

“艾伦,对不起…我必须得这么做!”

他当然知道他的父亲这么做的原因,自然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神经质的样子。他有些奇怪的想到。他怎么回事?一睡睡了几天吗?中间的事的记忆他但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也太过分了吧?为了不让他改变太多干脆自己操作了?那个叫真巳的家伙怎么想的啊??

“父亲。你先冷静一下——我想和你好好说说”

“不,艾伦,我们没有时间。”

“…你真的一点也不打算听我说?哪怕是马莱的事情?”他不满的皱起了眉,他都没因为这长久的无用功轮回变成这,他这爹未免有点太脆弱了?(格里沙:?)

他那个神经质的父亲愣在了那里,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他,“…为什么你会知道?”

艾伦有一种翻白眼的冲动,若无其事的走到一边靠在了墙上,“很高兴我给你的消息劲爆到足够让你冷静下来,看样子你应该刚刚把人家雷伊斯一家都灭了回来没多久,怪不得这么疯疯癫癫又不冷静的。”他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麻烦你交待什么都说的清楚点,不要像曾经…算了,没什么”

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刚经历过大难的孩子,反而有些悠然自得的感觉。格里沙莫名有点警惕。“你真的是艾伦?”

艾伦的眼神更无语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似乎还有点衣冠不整的父亲,最终以一种怪异的口气说到,“巨人之力终于把你唯一聪明的脑袋也搞的稀里糊涂的了吗?真是遗憾。你是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可真是惊奇。”

格里沙的眉头没有一刻不在皱,他的使命放在那里,他其实更多不想做的,但是他又别无选择。

“吉克说你的观念是错误的…呵”他嗤笑一声,“谁也不知道谁是对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艾伦?”

“很久以前。”他没说谎,来到这里之前,他就知道了很久。“所以,你现在要把进击的巨人的能力给我吗?真遗憾,那你可不能看下去更多了。”

他不是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也不是真的冷血到可以无视他们安稳的过去。

他只是太累了,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10.

艾伦·耶格尔从来不是什么正常人。这是他自己一直都清楚的事实。

他有着近乎疯狂的偏执,有着恐怖的念头。

他从未为此放弃过自己,因为他自己才是达到美好结局的根本要素。

他的父亲在那么多年里背负着使命,却又无可奈何。他认为他父亲可比他自己正常的多,他自己才算个疯子。

他不是真的不擅长演戏,他只是不擅长演自己。

他能怎么做呢?一切的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

他们别无选择,所以放弃了选择。他们想要活下去,所以他放弃了生命。

他实在是很累,很疲惫了。




对于格里沙这个人我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想让他找办法活下来之类的,因为剧情线上哪怕力量一同回来了,也不能有两个一样的巨人之力吧(

所以还是gg咯!

评论(11)

热度(2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