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主金瑞】双重者7

#设定见合集第一章,cp主金瑞,其余见1。私设创世神金,是集所有变态属性于一身的离谱设定,不喜请离开

#禁止转载,禁止抄袭,旧设现设同一人的设定是我原创,采用请私信我授权。见到任何抄袭请联系我,谢谢

#被网课所困,更一更吧

#老实说这个陈年老坑要完结了(没想到吧)


“…”被过于直白的话激到面红耳赤,格瑞努力去忽视周围人传来的视线——毕竟屏幕上那“妻奴”所奴的对象是他,他可是完全做不到面不改色的。

“呦,怎么了大高手,受宠若惊了?”凯莉看了看捂住脸的格瑞,颇有兴趣的调侃了一句。

“…没你的事”

“嘿嘿…嘿嘿嘿嘿嘿”而一旁的grey算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喜高兴坏了,虽然他很麻烦但是king还是在那边和他在一起了呀——嘿嘿嘿嘿嘿

“…你知道你现在这样有点恶心吗,grey”GodRoss用一种奇怪的表情说到。

【百无聊赖的走在熟悉的地方上,金平淡的看着这颗金色的星球——

“登格鲁星”轻声默念到曾经是他家乡的这颗星球的名字,金不由得笑出了声。

“呵——真是熟悉的地方呢。不过很遗憾,在这里,我可和他们没关系”

“所以啊——就请你们消失吧”

踏上一只箭头飞到空中,硕大的金光瞬间霸占了整个星球,像是一个美妙的风景一样,留下了它最后的写照。

“好啦——瑞在哪儿呢~”】

“…登格鲁星”格瑞有些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画面,他也算是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但他也很清楚那个地方对金秋姐弟的态度,所以也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这么做的人是金——他还是不自觉的有些难过。

“轻而易举的毁灭一座星球吗?呵,真不愧是创始神呢。”凯莉轻笑出声,金那副随意的样子看起来可真不顺眼。

大屏幕突兀的黑了起来,接着像是崩坏了一般出现许多的乱码。画面慢慢的加载出来,到了一个极其眼熟的场景。

“这…这不是凹凸大厅吗?”

眼尖的参赛者犹犹豫豫说了出来。

对啊,这是凹凸大厅——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所有的外来者,也就是创世大赛来的一群人突兀的被蓝色的光传送走,出现在了屏幕上方的凹凸大厅。或者说,是另一个凹凸大厅。

周边的人突然消失,本来还让许多人颇有兴趣的家伙离开了这里。

然后,屏幕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们都看见了?”】

是金。

【披着king皮子的金轻声开口。他察觉到这群人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便调查了一番。

“…”他第一反应去看一言不发的grey,无论哪个瑞都是瑞,他一向这么遵守。千年来从未有过波澜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他知道缤做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了——他想冷静下来,但之前并不是没有过让他心痛的经历。他竟突然回忆起了那些经历。创始神突然觉得有些茫然。他为了复仇重复了上百次上千次,只为了能够解心头之恨——他复仇了无数次。可他是为了谁而复仇的呢?

啊。他是为了格瑞。

他是为了那个让他重生的灵魂而复仇。他什么时候沉浸到了复仇的快感之中了呢?

“…grey——”

“king”grey和瑞很不同,他的笑很多。金突然想到。他此时微笑着,用着他一直最喜爱的柔和声音,说了一句让他有点想哭的话。“我信你。也爱你。”】

屏幕再一次消失不见。



因为各种原因只写完几篇,所以只发了这几篇。感觉还挺对不起的

【S·诡惜实录】设定五位主角设定正式出炉啦!

life生存总部和谐有爱小队来啦!

我们亲亲爱爱的老年人队长红叔!原前锋组红小队队长,现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队长!

其队员“神医”米姐姐米洛,龙族badcen,猫灵古拉尔黑猫以及究极隐藏队员繁华猪

目前的任务是携带并“看管”001号危体卡慕sama,对外宣称卡慕为队员。

欢迎大家关注本设定捏!CP向卡conly,末日丧尸类世界观,很怪很怪(

个人设定可以翻合集!本条为开放ask!绘画技术力很低,只是为了画面感进行绘画.jpg

P6性转文学,我果然更擅长画女生(

配色🆘看着还行就行了

卡慕撒嘛 

badcen 

米洛 

黑猫 

红叔 

本条接受所有ask:包括对角色个人的,集体的,对我的以及对剧情的。也可以问有没有其他出场up主。

P7是,QQ群的二维码,有剧透和很多其他的,也有NPC招募(?)就是会在剧情中出场的角色,可以作为彩蛋捏。也可以在这条下提议想要加的MCup,不过我要是不太了解或者不在坑里的话就果咩。

总之欢迎大家来到Life生存总部!祝您在末日活下来哦!


“你能不要走吗?我不想再一次失去谁了,你可以不要走吗?我真的很怕…”

————

记录:

001号危体,据说为“毁灭世界的罪魁祸首”。于155年被生存部发现。本人失去了被生存局找见之前所有的经历记忆。但只是没有经历的记忆,常识及个人信息都很清楚,且不知道为什么异常配合提问,未反抗过生存部的安排。

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中沉默寡言,除去必要的发言基本不会有其他作为。但有一一个随身携带的剑,至今无人见过出鞘,且不让任何人触碰。

于末日第162年时暴走一次,当时的部长以身死阻止了他的暴走。自此真正意义上展现了他的实力。曾有人向他提议过灭掉丧尸,但他本人似乎不知为何极其反感杀丧尸。(记录员补充:明明杀我的人一点不留情,杀人可以杀丧尸就不行了是吧)

因为实力基本逆天,所以生存部内没有人敢招惹他。但在160年往后开始“暴露本性”(记录者补充:我宁愿他之前那样,快被烦死了)如果无视掉他的不稳定性,部内大部分人都挺喜欢他。

他貌似会时不时就有一段时间变得不稳定,生存部以23人的牺牲发现了让他稳定下来的方式。

对于001号危体个人的补充:他的三观基本没有形成,对于杀人犯罪一类事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虽然在末日也没什么用),在绝大多数的时间内都处于一种神经兮兮的状态,比较像一个精神病人(或许就是)。喜欢坑人喜欢吓人,貌似很喜欢看别人受苦(记录者:混蛋行为)。目前除去记录者和高层人员无人知晓他就是001。

第269年补充:危体失踪了。

第288年补充:回来了。

记录者:**

————

哈哈主角来啦!

卡慕撒嘛并不是“和谐有爱”队伍的队员,因为他严格来说不属于生存部,哪怕他走生存部也是管不了他的。这个卡妈妈是纯粹的神经病,再往后会描述他的过去。占有欲非常强,和过去有关,不仅是对于恋人的,包括对朋友的占有欲都异常离谱。但设定上并没有多少人被他真的当成朋友。更多会在以后的正文和ask里解释。

记录者是个重点哝。

就这样大家都齐啦!

“我们想活下去,所以我不能死。”

————

「life生存总部」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所属队员米洛。

双系异能者,物种从熊猫,有些许变异。是辅助位医疗兵,拥有着起死回生之称的神医(本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和队长红叔都曾是红小队的一员,两人之间疑似有亲戚关系。

会使用一定范围的热兵器和冷兵器,虽然防御把握很高,但没什么战力。

备注:貌似有什么与异能有关的秘密。大多数人猜测他的异瞳代表着他超乎常人的治愈异能。

————

咩洛来啦芜湖!

备注是个小伏笔捏。

红小队是半个刀子(?)

欢迎ask.jpg

画了异瞳米姐姐哈↑哈↓!!

“可那是我的爸妈啊…!我怎么能下得了手…”

————

「life生存总部」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所属队员古拉尔黑猫。

双异能者+物种变异异能。作为动物从种异能者,哪怕是记录中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化物的(化猫)。另一个异能可以缩小物体,装着两个口袋的钻石铲和钻石斧。

和badcen是兄弟关系,但并不是亲生的。(收养.jpg)

和badcen一起于288年(?)加入生存总部。是异能者后裔,但父母皆已去世…

和001号危体不知道为什么臭味相投。

————

猫猫来啦哈哈!手爪子摆烂.jpg

可以化猫.jpg

经常被badcen逼迫着化猫用来撸(?)

卡conly卡conly猫和c友情向亲情向谢谢(鞠躬)

米洛画完啦!马上就都出来啦!然后就开放ask和QQ群!!

一个设定(?)的相关想法

(这个要占tag致歉嘛

刚才在,重刷很多的视频,然后看大家的《卡慕使用指南》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常离谱的世界观设定想法,而且甚至有点无限流和规则怪谈的感觉。

目前还在设想背景中,但五个人基本想好了。一如既往卡c向,不知道后续会不会搞其他人但如果有就是fq和五橙和丘D(是这样的)qiqi和挨了踢还是无CP吧

背景基本是末日异能丧尸型,目前设定总称暂时定成了《S·诡惜实录》s是因为这个设定估计是卡慕撒嘛主角()而卡慕撒嘛有个称呼是三千院卡慕(吧)所以三千院开头字母S

简单来说末日第155年时,生存总部莱伊芙找到了据说为“毁灭世界的罪魁祸首”的卡慕撒嘛,但是卡慕撒嘛除了基本知识以外对自己的经历毫无印象,总之就是失忆状态,但是却只是除了经历什么都记得,脑袋好使而且实力贼强(不用异能的情况下也一顶一),异能限制未知,异能全部能力未知,疑团重重但比想象中老实的多,不仅自愿被劫持(?)而且把绝大部分记着的(卡慕语,暂时不知道真假)事的都全盘托出了,安安稳稳的待了有50年(莱伊芙部长表示谁他妈知道这货根本不是人)

大家都知道卡慕撒嘛强到逆天所以大家只要求他好好待着,其他都无所谓(感觉会说的剧透了)

然后后面开始大家发现卡慕撒嘛精神状态特别差(

其他的猫和c是后面末日第288(?)年的时候新晋的异能者,因为cen是难得一见的复数异能者,被安排了在部长未定的期间看管卡慕撒嘛,后续边写突然给想好了所以为了防止剧透先不写了

等我把ttf的图搞出来再搞搞这个。

然后昂扣是前护卫队队长(红小队.jpg)因为队友只剩下了猪猪米洛所以整体退役去当指挥官了,在cen和猫来之前和米洛

是情报二人组,后来组成了核邪铀碍队伍。

感觉只能少说点了越写越感觉越剧透越不好ask(?)

含有各种MC设定,一部分甚至可以参考我之前的《非典型生存》

不像猫米红是动物覆着,badcen虽然有龙的特征但平日里只会有部分裸露的鳞片,翅膀和尾巴一般都没有哒

不行越想越想搞我去搞了。

顺便问一下要不要再单独开一个合集


是昨天的手绘摸鱼,今天给改成电子版了,随手摸的也不知道是啥设定,反正还挺好看的就放一下了()

【鸣佐】他与他与她1

#鸣佐,可能有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提及。可能有点博巳。预警下。

#非常见型孩穿brz,不黑brz。具体看合集前文。文笔很烂对不起Orz

#学日语学魔怔了,可能有大量日语(?

#本篇3000+

————

简单来说,她现在在她叔叔家里。

宇智波艾玖如此想到。

穿越啊…她有些无语的想到。好吧,身为忍界第一二强的后代这种事情难不倒她。但是哪怕怪事那么多,她也是没想到她居然穿到这个世界来了。

爸爸和,雏田的后代所属的世界。她喝了一口茶。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奈良鹿丸问到。她看着这个熟悉的面孔,轻轻开口道。

“泽上…艾玖です”

——

“所以?为什么来找我?”漩涡博人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奈良鹿台

“麻烦死了——泽上是金发啊。全村子只有你们一家是这种耀眼到离谱的金发好吧?”

巳月听到这个说法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用手堵住了嘴。

“哈?只因为是金发?”博人把满脑袋的疑惑刷刷往出丢“鹿台你终于用脑过度损伤脑神经了吗…”

“才没有ばか!”

“是我提议的哦”咽下去嘴里的东西,艾玖说出出现以来的第一句话“因为我很在意。我自己也知道我这样的金发很少见啦”

“——”博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没再说。

一旁沉默了半天的佐良娜终于忍不住开口“じゃ——那个,泽上”

“叫我艾玖就行。”

“好吧。艾玖”佐良娜点点头,“你为什么用头发遮住左眼?当然如果不方便可以不告诉我。”

“嗯——我的左眼受过伤,”艾玖配合的把一边的刘海撩起来,她的左眼紧闭着“因为露出来很麻烦所以干脆遮住了”说罢放了下来

“是吗…谢谢呐”

“没事。”

“等等等等——”漩涡博人突然喊到

“干什么啊博人,突然喊这么大声”佐良娜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个,艾玖?你能不能再把头发撩起来?”

“…可以哦”

“你看——艾玖和佐良娜,总感觉很像不是吗?”

“啊?”佐良娜奇怪的哼了一声

…不愧是爸爸的孩子。好敏锐。宇智波艾玖默默想到,装作无事发生的用口袋里的发卡把头发弄起来。一直闭着眼果然好麻烦。

“不…”博人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应该说…艾玖和佐良娜一样很像佐助さん啊!”

“哈?!博人你知道这句话代表什么吗?!”

艾玖默默的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努力让这混乱的场面中没有自己的身影。

——

“嘛——总之就是这么个回事所以艾玖可以暂时在咱们俩住的吗?”

站在门口等待结果,艾玖看着和雏田对话的博人。总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哎——艾玖酱吧?”日向雏田蹲下来和13岁的少女视线平行着对话。“其实,毕竟艾玖酱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过博人说没问题那我就相信他。但是如果艾玖酱是会给鸣人添麻烦的人的话我也不能那么做哦。鸣人作为火影是很忙的——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先住在我们家吧,以后让鸣人见见你。所以请多关照呐,艾玖酱。”

宇智波艾玖看着日向雏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在这个世界,她抢走了她的爸爸。也不是说她对雏田有什么恨意,但是终归是有怨气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她的话,父亲说不定就不会妥协,说不定——不。

她使劲掐了自己一下。不是这样的。

她看着这位温柔的女人,有些不忍的咬了咬唇,“…好。请多关照”她笑了笑。

他们彼此都是…受害者啊…*

她闭上了眼睛

————

“あ——!那是我的ケーキ!!!我的!!”

看着面前的小孩子吵架现场,佐良娜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那个被博人抢走了蛋糕有着及其生动的表情的人真的是她一周前见到的那个沉默寡言的艾玖吗?

还说艾玖太好看了呢还是说她人好相处。虽然一周内并没有见到火影大人,但是经过鹿丸的调查结果,艾玖是没有什么危害性的——(悄悄用了幻术的艾玖有些心虚)所以就放开了和一群人相处。这一届的孩子们很快的和她打成一片,当然,艾玖不是忍者(艾玖:一些生命安全着想),并不是物理打成一片。

“所以为什么还没有去见七代目?”井阵有着无语的叹了口气,扒拉着饮料杯里的吸管。“已经一周了,七代目居然还没有回过一次家吗?”

“对啊!说到这个我就气!”博人疯狂点头“以往就算是影分身也会回来一次但是这次居然一周了!!已经一周了没有回来哦!”

说不定是七代目的直觉告诉他不要回来呢。艾玖想到。也有可能是九喇嘛提醒他了。*3

艾玖默默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吸了一口饮料开始神游想爸妈——啊,父亲还没有找见我吗?爸爸绝对想不到我来这儿了吧…

说起来她为什么会来这儿的?

她恍惚的扶了一下脑袋,黑色的眼睛因为震惊有些缩小。

あれ?她来这里之前她的父母在干什么来着?她又是怎么来这里的——

面码呢?她突然想到。没有她那她的弟弟会怎样?

咦?不对啊,父亲和爸爸都在她为什么会担心面码?*4

陷入一层又一层的疑惑中,在她走神的时候,其余人已经得出了结果。

“那我今天直接带艾玖去找爸爸吧?”

她回过神的时候身躯一震,深入人心的冷汗直冲脊背,她咬了咬唇,突然感到了不知所措。

“艾玖?去找爸爸吧?”漩涡博人在她面前晃了两下手。

“啊…?啊…嗯”她点点头。

——

“——鸣人”

打瞌睡的七代目猛的清醒

“是是是我在——”漩涡鸣人使劲点头道。

“唉…”鹿丸有些无语的挠了挠头,一如既往小声的念叨了句麻烦。“不用那么紧张,你儿子来了,带着前段时间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泽上艾玖。大概有什么事要和你说吧,你也该见见这个家伙”

“啊——博人来了啊”鸣人笑笑,“是?那就先让他们进来吧”

“呦——老爸,你还行不行啊?”

“瞎说什么呢臭小子!”

“唉——我看你那么久都不回一次家还以为你已经不行了哎?”

“啊——抱歉抱歉,实在是脱不开身——”鸣人尴尬的陪笑了两下,看向跟着博人进来的沉默不语的艾玖。看到金发的女孩的时候,他有些震惊的张了张嘴,差点直接蹦出来一个名字。

好像。他想。好像佐助。

艾玖将之前怪异的想法赶出脑袋,看向他时隔许久没有见过的爸爸——但是她眼前这个漩涡鸣人,既是,也不是她的爸爸。*5

真是奇妙的体验。她想到,然后打量起七代目——啊。

她有些恍然的看着近乎可以说是憔悴的七代目火影,突然心里冒出一股委屈和气愤。

“…”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让人很压抑的心情涌上心头,不禁让她咽了咽唾沫。艾玖最终开口道。

“这是。你所成为的火影吗?漩涡鸣人”*6


奈良鹿丸随着博人的到来去了别的地方整东西,而刚刚离开没多久,他突然反应了过来——他没有调查过泽上艾玖!恍然大悟之后他迅速往回返,心里一直停不下来的祈祷着泽上艾玖并不是敌人——*7

鸣人对这句话有些惊讶。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说?

博人更是直接愣住。艾玖叹了口气看向漩涡博人——“抱歉呐,博人君”她黑色的右眼一缩,细微的红光转成一个漩涡——一个让两位漩涡都十分熟悉的图案逐渐显现出来,没有任何防备的漩涡博人就这样晕了过去。

鸣人当即站了起来,看向接住博人的艾玖“你…!”

“…”宇智波艾玖垂了垂眸,把晕过去的人移到一边靠在墙上。重新直视起面前的火影。

“初次见面…应该这么说”

“从新认识一下。我是…”

“宇智波艾玖”





*【他们彼此都是…受害者啊…】这句话中,彼此指鸣人和雏田。艾玖的情况比较特殊,她知道很多,所以并不会去怨恨雏田抢走了她的爸爸。只会多少有些委屈,有些难受。我不是雏田黑,但是brz把她塑造的不像她了,所以我觉得我要写她哪怕没有战力啊什么的,她也是一个好母亲。

*²ケーキ。蛋糕的意思。

*3在我的时间线(之前说过的辩论)里,brz时间线的鸣宝渐渐发现自己其实是喜欢佐的,有些不太敢面对妻儿,逃避了一段时间。九喇嘛一直跟着鸣,肯定更清楚。在我的设想中,九喇嘛会提醒他——多多考虑,多多思考吧。

*4伏笔(?)

*5这篇算是“辩论”的番外(头一回见先写番外的。我是屑),而这篇的时间线是辩论里重生前的鸣宝的时间线。所以这里的鸣既是也不是她的爸爸。

*6鸣宝想成为的火影绝不是这样。

这篇的东西很杂,bug估计也很多,但是我爽了()

现在就去写二()

我不会画男生。确信

是这篇文的男主(没想到吧哈哈哈)

头发画的有点问题,不带了改了,有时间找人约吧

就这样

无限流试水:)

“珍珠”

“是珍珠”路声抬眼看向他的同行者“从我们来到这个镇子上开始…无论男女老少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着珍珠。虽然是近海。但是我一直觉得再怎么说也不会拥有真的巨大的数量”

“珍珠…?可是我们也没有接触过珍珠啊…”步七看着像是失去水分的干枯手掌…他该感觉的到他的手,但是却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他的手要脱离他掉到地上,似真似假的连着神经,却只截断在了手腕处。“我一向不对那些感兴趣的”

“所以我才说我不喜欢多人副本…”路声不耐烦的挠了挠头。谁知道系统强制要求第二局必须是多人啊!“这里是近海地的小镇,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海鲜在市场上并不突出?自从这个副本开始以来的一个星期内我们就像剧本一样行动着,但是你有见过海鲜的卖家吗?”

“这么一说…对啊这里明明是因为近海才成为旅游地的…”

“…”路声翻了个白眼。看向弹窗上的系统通知。

【恭喜玩家路声解锁“主线任务”推理阶段50%,对于您把思考藏在心里这件事投资灵表示不满,或许玩家可以多开口说话哦】

【正在观看玩家本局副本的人数为151,灵数为19,看来大家并不对你感兴趣,请您在不会死亡的状态下再放开点吧!】

【生死灵刹那对您于他人的不屑态度表示了赞同,支持了您100星,还请玩家再接再厉哦】

“…”路声皱起眉头,说出来了不就让别人知道了吗?这可是多人副本啊谁他妈愿意把自己的劳动成果全部扔出去啊!随手将弹窗关掉,路声摆了摆手示意步七往回走。他们在海边待太久了,镇民可能会起疑。

步七连着点了点头,随后拿起地上的水跟着已经走远的路声。

“声哥啊,所以归根到底为什么接触珍珠会导致我的手…呃,干枯掉?”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神通广大也可以去问问村民啊?我想他们会很乐意帮你收尸的”路声嗤笑一声。这游戏本来就不是寻常世界,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呢?但是他要做的,也仅仅只是通过一切微不足道的线索,打破这个关卡罢了。





被朋友推荐了惊封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我看了很多无限流了(推荐我的朋友说想让写,大概试水了700字,也大概想了一下设定,感觉好多想法混在一起有点杂,总之先试写

“灵”也就是神的一种代称,但是神在世界观内是“已经灭亡的存在”所以哪怕是“神职”的灵们也不能称自己为神。

设定基本不会讲,神秘感总是要有的,大纲有点想法,剧情反转之类也有,总之很乱(?)是BL总攻向,暂时没有定官配的想法(可能是看股(?))

不知道会不会写,总之先放一下。惊封我才看到60章,至少目前为止不会有设定太像的情况,我觉得我也不会再改所以大可放心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