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爱你爱你非常爱你♡》后记

因为这篇写的确实很乱hhh所以专门写了后记。(为什么后记有1k多)


本篇比正文要晚发一分钟(?)


1.然后他们认识了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五次。但他其实并不知道这已经不止一次了——他当时什么也不清楚,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又一次的,失去了他。


这一段里的三四五次是一个轮回。哈维尔在我设定里是前创世神,也就是原著那个老创,哈维尔在第二次中也就是遇见格瑞的开始那一回合中实现了“金”的愿望回到最开始,也就是重生,但是重生拥有bug,他并没有继承记忆,后面两次也是一样。


2.“多谢前辈劝告了。可惜,在下并不知道所谓‘退休’的方式啊”


这一段中的“退休的方式”指的是像哈维尔一样变成前创世神,就是不当神的方法,其实这个方法就是“拥有一个名字”和“拥有一份感情”


3.“嗯——在下是辞瑞,虽然名字有点女性化但是绝对是纯爷们啦!”辞瑞笑嘻嘻道。


“辞瑞”这个名字我沿用了有一两年了,一半是我的恶趣味hhh,辞瑞是我设定中金真正最开始爱上的人,后面正剧中的格瑞当然更重要不过辞瑞和格瑞相比更活泼,更开朗,比较像正经版本的旧设。而辞瑞和格瑞本质上是灵魂转世,是同一个人的放心好了(顺便提一嘴辞瑞真的挺好听


以及,爱的肯定是格瑞的灵魂,无论是哪一个瑞,金都会爱死爱活爱一辈子的。(鬼知道神明的一辈子有多长)


4.所有存在于过去的记忆死死的霸占了他的脑袋,伟大的创世神近乎要在这样的记忆中疯掉。挣扎无果,洛威尔慢慢的放下了固执,轻身跌入了血海之中。


这里写的是“洛威尔”而不是“金”。事实上是我的一种暗示,暗示他放弃了曾经作为完美神明的自己“洛威尔”,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金”。而我家金也称自己为“金·洛威尔”是因为他即是神明也是金。“跌入了血海之中”同样是暗示,指他开始杀人这一点。在这段被失去的痛苦和过去的记忆折磨的时期,他做了很多的尝试和挣扎,但还是随了天意放弃了消灭这些痛苦,靠杀人泄愤去了(


5.然后洛威尔醒了。金睁开了眼睛。


其实我这里的说法我还挺喜欢的…(?)意思是神醒了,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他恢复了记忆,所以金睁开了眼睛。


6.他看向格瑞逐渐消失的身影,竟有些平静的笑了笑。他没有麻木,却已经开始接受了。


这怎么能行呢?无论是世界还是什么都是属于神的!那作为神明的他自然拥有这一切!无论是人民还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所以瑞自然也是属于他的!那瑞为什么要从他手里溜走啊…?


第7段一整段都是在说金的一个心境转变的过程,与其说转变不如说他是在自己洗脑自己(这一段虽然迷但是还挺重要的,瑞从他手里溜走也是指原著线的格瑞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保护金而死这一点。(虽然原著金金已经快出事了(?))


补充7.说到底,创始神能够“退休”就是一个令人惊奇的事情。谁知道第一任神明待了多久才寻找到这个方式呢?他们总是无情的。或许这“退休”不过是世界垂怜他们,可怜他们,而留下的那么一点可悲的事实吧。


这一段是再看一遍的时候自己又添加的内容,还是拿到了这里进行解析。就行前面说的,所谓的“退休”方式是拥有一份感情或者拥有一个名字。而在前面所挑选的片段中,还没有金这个名字。后来的内容中,在回忆的片段中辞瑞有叫过金。但是为什么没有“退休”呢?因为还没有达到要求。


本身“退休”是一个很微妙的称呼,对于神来说其实是没有必要休息的,但是却出现了“退休”。而对于一生都在倾听愿望实现愿望的创始神眼里,退休是很吸引人的。神是没有感情的,所以退休的那一刻他拥有了感情,自然也就有了“想要”的这种情感。其实说的很混乱(


其他估计就是这篇很迷的文的原因了()


这篇文开的很突然所以实际上没什么想法,就是为了活动开的没错,但是依旧没有好好写捏(被打)


可能后续会专门为了这篇出番外活着拿这篇做设定背景吧,感谢您阅读到这里,谢谢♡

新年快乐芜湖!

[纲太]你我之间·for later2

#纲太only,拉郎慎入。家教方有微纲攻汤底。无脑爽文,随缘更新。我家私设27非常黑比黑宰还要黑好几倍——注意避雷,详细私设看前文。最近日语学魔怔了可能会蹦出来很多日语。

5.for later

“——那么”森欧外眯起眼睛来似有似无的打量着沢田纲吉,从表情看来不是普通的孩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太宰

“这位…沢田纲吉君”森欧外友好的笑了笑“你怎么想?”

“…怎么想什么呢?”纲吉犹豫了一下开口“森…先生”

“当然太宰君带你来的目的啊”他轻笑出声“太宰君,你既然将沢田君带到这里来——带到我的面前。这就证明你是想让这位沢田纲吉君加入港口黑手党吧?”

“嘛虽然就是这样——”太宰治一副提不起劲的感觉回答,说到一半就被人拽住袖子停了下来

“等等等下——”沢田纲吉一脸疑惑“让我加入港口黑手党??太宰先生你可没有和我说过——”

“可是纲君你现在哪儿也没法去不是吗?”太宰治莫名委屈的说道

“…好吧”沢田纲吉皱眉,抬起头来从太宰身侧以后走到平行面,直视着森鸥外。

“…沢田纲吉君”森鸥外仔细的看了看棕发的少年,用着一种柔和的声音说道。“虽说是太宰君强制把你拉过来的…但是姑且我还是要问一下你自己的意愿的。太宰君,你能回避一下吗?”

太宰遗憾的撇了撇嘴,随后走出首领室。

“那么——”

“请稍等一下”沢田纲吉打断到,他从上向后摸去,在自己的帽子上动了两下把一个什么东西拿了出来,随后捏住拍了拍,然后点头表示道,“好了。请说吧”

森鸥外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少年,看来他要更正一下对他的印象了。

门外被捏了窃听器的太宰治:切。

“沢田…君,你对于黑手党有多少了解呢?”

6.for later

“フ——”森鸥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看着太宰治带走的沢田纲吉,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

“那纲吉君是加入了嘛?”窃听失败的太宰治好奇的问道,“森先生没有为难你吧?”

“嘛…姑且是编外成员?”纲吉找了一个适当的说法回道。

“唉——好遗憾,我还想让纲吉君加入我的部队呢”太宰可怜巴巴的叹了口气,“当初小矮子来的时候就没有到我这儿纲吉君怎么就成编外——”

“是太宰先生的”纲吉可耻的停顿了一下“编外人员哦”

“?森先生人这么好嘛”

“我自己拜托的”沢田纲吉笑笑,看向太宰治“我也想更多情况下和太宰先生在一块啦”

“呜呜呜纲吉君你怎么这么好——”

“呜哇太宰先生别整个人都放上来——”



待续.jpg(不)

初七我生日捏!

【羡忘】勿眠·一些试写

粉魔道粉了很久了,但是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忘羡磕起来不太对劲,然后才发现自己xp逆了然后义无反顾的奔向了羡忘(

以前刚刚开始看铜仁的时候属穿越文最多,现在是一点也看不到了,最近重看剧版也重看漫版实在是忍不住了想写开挂的,于是有了这篇文章,没有逻辑没有科学性很怪的同时是非典型穿越重点也不在穿越的人身上就是非完全原著向的脑洞(

除了羡忘目前应该不会有任何CP,当然除了我这逆了的官配以外的官配都照常。有可能会有小辈的追凌,喜欢这俩娃娃hhh

有吹羡,其余不黑不怼,基本全员除苏涉温晁那些都友好(?)因为百分之九十可能会坑所以理性关注捏。部分会照搬原著,因为我实在不会写(

CP是确确实实的羡忘,无论是怎么个理我都不喜欢刷对家,还是谢谢配合。微追凌互动可能,当然这章没有,因为只是试写(

以及对于剧情的一点…我是没有去看原著的,准确说没看完,因为忘羡官配原著实在开始有点难受了(剧情方面因为我个人喜好,是剧版漫版混杂,毕竟各有各的好,至于不出场的镜头,默认你知道的就行。貌似羡忘这个圈对cql接受度更大…

————

这世间,除了这名声浩大的四大宗门以外便是仙门百家,但也并不是没有隔绝于世却又闻名各处的小宗门——

槐荫,亦或是常用的孝感,这孝感有一宗门,以媛女著称,既是因为这媛氏宗主是难得的女性,更是因为这媛氏的基因不知为何向来出女子,极少出一男子。在这依旧有着些许男女尊卑的时代,当然就显得极为特殊了。

但这媛氏仅此而已的话当然不会名声大噪,媛氏家规简单明了,一眼便知的四个字“随心所欲”更是对入门毫无限制接受任何麻烦,自然也有随着这来扔锅的弟子来寻仇的,却被这媛宗主一剑下去砍了人头。各大世家自然对此感到十分愕然,却又动不了手去寻这媛家的地址。

媛氏当代宗主,名为媛莳泞,有一怪称闻名孝感,称作“神婆”。其一因为这媛宗主修为颇高又是一女性,据说已经在位30年之久依旧没什么变化。其二是因为这媛宗主——据说有着预言之能。

然而,世事无常,媛氏于某一天,突然消失在了这大众的眼中,只剩下这四处游荡的传说。

“这媛宗主,可是一位绝世美人啊,也是可惜了那脾气大的。这媛氏也是,哎”店家随口提起这档往事,最后也只是深深叹气了一下,便鞠躬离开了。

“哎,别走啊店家,这我刚感兴趣起来了耶”魏无羡有些遗憾的叫了两句,一旁的江澄颇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拿胳膊肘撞了一下这好奇心泛滥的家伙,“你可得了吧,这媛宗主指不定都能当你祖宗了,十多年前的传说罢了”

“哎江澄,你这话就不对了啊,这长得好看的人呐,是不分年龄的呀”

——这不过是路过时听到的一个传说,当时他们两个谁也不知道这成为了一个预言,为这不走常理的未来说了些许的音调。

“哎!这位店家,能否得知您方才话语中那媛宗主的名字吗?就当是做个纪念了”

“当然,这媛宗主啊,叫做媛莳泞”

————

头一回认识是于在蓝氏的听学之中。

“这位公子,看起来应该也是听学的一员吧?怎么在这里待着?”

正无聊着的魏无羡听见这一声音低下了头,便看见一位抬头看向他的女子。

“唉,这位姑娘才是,看样子也不是蓝氏弟子,怎么也在这儿呢”他动身跳下房檐,将双手并于胸前方,行作一礼。“在下云梦江氏魏无羡,敢问姑娘何名呢?”

那不熟知的女子回礼后微微一点头,微笑着回答道,“小女媛涧泞。原来是魏公子,久仰大名”

“哪里哪里,媛姑娘夸的多了”

“我确实并非蓝氏子弟,也同样是前来听学的,不过今日向蓝老先生请了假,便没有去了。魏公子没记得我也正常。”媛涧泞笑了笑,“更何况不像其他子弟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我只是额外随聂公子前来的护卫一样的角色罢了。而且虽同聂公子一同前来,但我并未和聂公子坐在一起。也不像孟公子那样更多跟随而已。”

“聂公子?可是聂怀桑?”

“正是。最近也常见聂公子与魏公子您同行呢。承蒙关照了”

——

二人谈到将近听学结束,媛涧泞便先行离开了。看着向这边来的江澄和聂怀桑挥了挥手,突然想到了一个曾记着的名字…

魏无羡顺手将胳膊搭上聂怀桑的肩,颇有兴趣的开口道,“哎聂兄,你怎么从没告诉我你们聂家此次前来听学的人里有个女子呢?”

聂怀桑一愣,回忆了一下话语中指的是谁,又挥开扇子,有些表情复杂的扇了扇咳两声“哎呀魏兄,你是指媛姐啊…咳咳,她呀,就是怎么说呢,我也是头一回见她,虽然人很有意思,就是有些闹腾…这么一说她还和魏兄你有点像呢。都比较不守规矩…”

“呦,我同她聊了半个时辰,倒没发现闹腾,只能说确实很聊得来”魏无羡摸摸下巴。

“这媛姑娘倒是个难得一见的性子,很少有姑娘家和你能对上号的”江澄翻了个白眼,“你也是真够呛的魏无羡,在蓝启仁面前说那么歪门邪道的事之后就又放飞自我了,这怨气你说说也就罢了,可别真的做啊”

“放着好好的阳光大道不走,我偏要走那独木桥作甚?不过这世上那么多怨气弥漫之地,若真能炼化,岂不美哉?”

“魏无羡!”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说说而已”

“魏兄你真的,胆大包天了”

“哎所以那媛姑娘,她的名字倒是让我想到一个事。去年在孝感除祟时,我和江澄都曾听说一个名字,叫媛莳泞,这位媛姑娘,叫做媛涧泞,这不巧了就差一个字嘛”

“哎魏兄有所不知,这媛涧泞啊,是我大哥带来的,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怀桑使劲摇了摇头,“我认识她也就不过半载,叫姐更多也是因为她还真挺照顾我的…”

“哎是吗…”

——

可谓是有意无意的状态下,魏无羡和媛涧泞的交集也多了起来。

平日里有什么不能说的槽就悄悄的一顿控诉,魏无羡也是好奇过的,他虽然自来熟一点,却也不是会和认识不久的女子吐露心声的类型,可还是不自觉的相处甚欢与其说友人,更不如说他俩的关系像好兄弟。媛涧泞虽为女子,但也有着非同一般的修为,魏无羡也从来不是那种偏见很多的人,相处的久了,发现这媛涧泞竟也是个比较口无遮拦的主,也是让魏无羡震惊了一段时间,比较他印象中的女子除了世师姐就是虞夫人,诸如此类可是没见过这样放荡不羁的女子。

也是自然而然的称起了名字和姐姐,和江澄不同,媛涧泞是个好的倾诉对象,不像他家师妹只会给他一个白眼并说成堆他的问题。

“媛姐姐呀,真的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呢”魏无羡用着那种感慨的语气点了点头。

“这话在我认识你的两个月里听了无数次了”媛涧泞笑笑,“你也是不嫌多,所以你和蓝二公子又怎么了?”

“哎呀蓝湛那个小古板,别提啦”他使劲挥了挥手,倒不是蓝湛那么讨厌,只是抄家规那段日子真的是太无聊了,偏偏监督他的还是个话少又死板的家伙。“我真的再也不想抄家规了”

“那你倒是别犯事啊羡羡”媛涧泞叹了口气,随手拎出一团看不清的东西扔向魏无羡,魏无羡连忙接住了那有些眼熟的东西,仔细一瞧又乐开了花,“呀!天子笑!谢谢媛姐姐呀”

“你也就这会儿这么甜了”媛涧泞呲了呲牙,“不用太在意,蓝氏家规多是多,但教出了泽芜君这样风度翩翩的公子也自然是有他的理的。你也就待一年罢了,那么担心作甚?我先走了,亥时快到,该休息了哦”

“好嘞,改天见啦涧泞!”

“就按照咱们说好的,只要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就能见到我,平日里我不会多出现的了。”

————

遗憾的是,自从这一别,倒是再没见过媛涧泞。

在乱葬岗的三个月中,魏无羡有2个月的时间都在修炼。乱葬岗实在不是什么能住人的地方,他自己修修整整才终于有了存活的痕迹,更别说在这个冤魂甚多的地方,想要睡觉本就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但是说来也是奇怪,除了最开始他意识不清的那段时间以外,这些被困在乱葬岗的冤魂除了害怕他以外看他的眼神居然变得奇怪了起来。那慢慢修整的一个月中,他可是知道了这个原因——

“嗯——简单来说,这乱葬岗一半的人都来自我们媛氏,虽然他们大部分不姓媛。但你应该听过我,魏无羡”与其说是冤魂,更不如说是普通的鬼魂的一位带着面具的女子在一天向他搭话。“我是媛莳泞——媛家宗主,媛莳泞。”

————

“我们媛家的家训是随心所欲。我也一向不太介意那些,所以媛家的弟子并不是姓媛的更多,我们来者不拒。”从面具中传来的模糊不清的女声?用一种散漫的语气和他说到,完全无视了他的反应。

“这乱葬岗尸首无数亡灵无数。哼,却有三分都是我们媛家的人。”她轻笑一声。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沉默,叫做媛莳泞的女鬼再次道。

“不用那么紧张,魏无羡。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媛莳泞的语气可以说是柔和到了极点,“我是媛莳泞——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吗?”

“…孝感媛氏,媛氏家主。这还真是久闻大名。”

“…”她的气息沉淀了下来,竟然慢慢的不似一个死物,变得有了活人的生气。她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魏无羡发现,他面前的这一鬼魂,竟如同死而复生一般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周围的鬼魂在察觉到生气的一瞬间便开始楚楚欲动,却碍着他的存在不敢靠近。

“魏无羡。”她的声音清晰了不少,竟有些让他熟悉的味道来。刚刚整出大变活人戏码的家伙抬手摘下了诡异样式的面具,露出一张让他久逢的脸。

他有些自嘲的笑出了声,过去耀眼的眼睛中露出黯淡的光。

“…媛涧泞”

————

写完想写的啦(后续随缘或者看风评(?)

初七我生日,大家新年快乐!

【卡c】badcen说我求求你离我远点(完结)

#第一遍手残他妈的给我删了。摆烂了

#卡c,是后续,前文可以使劲翻一翻合集(?)

#沙雕小短文.jpg

#新年快乐芜湖!初七我16生日哈哈!


1.


驱鬼体质其实并不是多好的东西。


在很小的时候badcen曾因为这令人厌烦的驱鬼体质被鬼陷害,差一点死在了饭店里。他也正是那个时候认识的红叔和米洛,而更巧的是,米洛是招鬼体质。所以他们两个待在一起的时间比想象中多很多。


驱鬼体质平日里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虽然出生以来给他的这份天赋让他受到了很多驱灵师的邀请去做驱鬼的活。顺便一提,不叫驱鬼师是因为这部分群体觉得不好听。


天赋让他从小就能看见这些东西,与生俱来的性格是一部分。这些寻常人见不到的魂魄更是让他拥有了极度冷静的处世态度,这也是他很快接受了卡慕sama是个灵鬼的原因。但是。这不代表他接受了卡慕sama的纠缠。


顺带一提,因为驱鬼体质卡慕不能长期触碰他。


2.


总之就是离谱,离大谱。


也算是习惯了卡慕的存在之后,badcen开始反应过来一件事情——虽然灵鬼不用吃东西,但是他总得像个办法阻止卡慕sama在他家白吃白喝白住。


“喂卡慕”


“卧槽卧槽卧槽黑猫你妈死了你个贱畜你离我的钻石远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的肾极为嫌弃的皱起了脸


这个阴间人,明明声音很好听,但是能不能不要再祸害这该死的好听的声音了啊???


3.


因为声音太大被badcen拔了网线的卡慕端端正正的跪坐在他对面,莫名委屈的等着badcen开口。而还在游戏内被他打进岩浆结果下一秒人没了不说还死了的黑猫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badcen啊…你别这样我害怕”卡慕特别虚假的把自己抱住一副娇小可人(?)委屈巴巴(?)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努力把嘈杂的声音赶走的badcen。他好像玩大了。卡慕吞了口口水。

badcen垂眸看着乖巧的卡慕。他又一次仔细打量了这个让他有些无奈的家伙。

小动作表示他很紧张,看来卡慕也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小破孩嘛。badcen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好了点

“放心吧傻狗。没打算让你滚出去”他看见卡慕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但是。”badcen勾了勾唇

“从今天开始,给我交房租呗,卡慕”

卡慕的嘴角抽了抽

4.

“所以——你觉得你这样下去不行所以来想我求救了?”黑猫看向一身颓废气息的卡慕。他和卡慕认识这么多年了从没见这个家伙真的紧张一个人过。他转了转眼珠子,看向心不在焉的卡慕

“嘿,卡慕sama”

“嗯?”

“你是不是喜欢badcen啊?”有些期待他翻车的黑猫目不转睛看着卡慕的动作。但是他只是顿了顿

“是啊”

坏心思的小猫咪高兴的挑起的嘴唇一僵。嗯?怎么就坦白了,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这

5.

“卡慕sama你妈死了!!!!!我再也不信你这个大傻逼了我他妈咒你上厕所没有卫生纸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极其无奈的叹了口气,日常推进度免的集体摆烂的badcen仰头望天——他怎么就喜欢了这么一个傻狗啊。

是的——虽然察觉得很慢,也犹豫了很久,但是还是确认下来了。

他——badcen,一个驱鬼体质的普通人——喜欢上了一个灵鬼。

badcen捂住自己红透的脸颊,有些不由得开始唾弃自己的胆小——他们不是一个种族的,也不是一个姓别的。

6.

“说”

“怎么回事”

卡慕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眼,眼神乱飘。

badcen有些暴躁的按了按眉头,用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卡慕——

“你 给 我 好 好 的 慢 慢 解 释”

7.

badcen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打工人,本来是计算机部的(摆烂人)。但是因为很能打(?)而且还长得好看,就被涉外部的女孩子们强烈要求了偶尔来当个门面。当然不会让他白干。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拿两个人的钱,其中一个活还很简单很少这样的事badcen当然很乐意干,自然而然就应下了。

然后就在这样一次——他被麻烦了当“保镖”的与某大公司的合作谈话中。他看见了一张极为熟悉的脸。

“卡…”badcen险些叫出来这个失踪了一两天的狗的名字。但还是往嘴里憋了憋。好歹是老板在场他还是不说了。然后用一种让卡慕撒嘛直冒冷汗的眼神全程死死盯着他。

卡慕:救命.jpg

8.

当然,双方的合作很顺利很愉快,(毕竟卡慕撒嘛就是为了合作才来的)

和老板说了之后,badcen立马跑回去把要溜走的卡慕一把拦住——

“bbbadcen你听我说!!”

“好啊。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说”

然后就变成了当下的局面。

“是这样…badcen你也知道我们灵鬼其实是可以变人的吧?其实我很久前就是这儿的老板了,但是前段时间也就是badcen你救了我之前不久我还是这儿的人的。”

“那你怎么被关的?既然都变人了你不是算很厉害的吗?”

“你可以去问黑猫!他能作证!”

badcen挑了挑眉,怎么又牵扯到黑猫了?

“事实上被关之前我就是去和黑猫聚会去了,结果回来路上碰上个驱鬼师不知道怎么的就看出来我是灵鬼了。然后就误打误撞被关起来了”因为那个驱鬼师弱爆了但是却他妈拿着个很厉害的符纸。

“哦?那你之后为什么还跟着我?”

“…”卡慕突然恢复了以往有些怪的气质,有些扭捏的作出一副小女生表白一样的动作,声音也黏黏糊糊的“哎呀那还不是因为我对cen哥哥一见钟情了嘛~”

badcen:一阵恶寒

9.

世纪好员工badcen辞职了。

这消息惊掉了整个计算机部的下巴,他们一直努力卷都卷不过的badcen?要辞职?

涉外部的姑娘们舍不得的和他说拜拜,badcen也是难得的笑了笑。

说是辞职,也只是被卡慕被迫拎包走人转到他的公司去了。心安理得的享受安排也很爽,摆烂人badcen自然不会拒绝。

当然,卡慕亲自来接他的时候周边人吓死了的眼神和涉外部奇奇怪怪的笑容他是都不知道的。

不过,和一个阴间人在一起好处还是蛮多的不是吗?

10.

“卡慕”

“我在,cen哥哥”


end.



哈哈没想到吧就这么完结啦!()

可能会出设定番外和补充。

因为各种原因只写完几篇,所以只发了这几篇。感觉还挺对不起的

【主金瑞】双重者7

#设定见合集第一章,cp主金瑞,其余见1。私设创世神金,是集所有变态属性于一身的离谱设定,不喜请离开

#禁止转载,禁止抄袭,旧设现设同一人的设定是我原创,采用请私信我授权。见到任何抄袭请联系我,谢谢

#被网课所困,更一更吧

#老实说这个陈年老坑要完结了(没想到吧)


“…”被过于直白的话激到面红耳赤,格瑞努力去忽视周围人传来的视线——毕竟屏幕上那“妻奴”所奴的对象是他,他可是完全做不到面不改色的。

“呦,怎么了大高手,受宠若惊了?”凯莉看了看捂住脸的格瑞,颇有兴趣的调侃了一句。

“…没你的事”

“嘿嘿…嘿嘿嘿嘿嘿”而一旁的grey算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喜高兴坏了,虽然他很麻烦但是king还是在那边和他在一起了呀——嘿嘿嘿嘿嘿

“…你知道你现在这样有点恶心吗,grey”GodRoss用一种奇怪的表情说到。

【百无聊赖的走在熟悉的地方上,金平淡的看着这颗金色的星球——

“登格鲁星”轻声默念到曾经是他家乡的这颗星球的名字,金不由得笑出了声。

“呵——真是熟悉的地方呢。不过很遗憾,在这里,我可和他们没关系”

“所以啊——就请你们消失吧”

踏上一只箭头飞到空中,硕大的金光瞬间霸占了整个星球,像是一个美妙的风景一样,留下了它最后的写照。

“好啦——瑞在哪儿呢~”】

“…登格鲁星”格瑞有些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画面,他也算是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但他也很清楚那个地方对金秋姐弟的态度,所以也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这么做的人是金——他还是不自觉的有些难过。

“轻而易举的毁灭一座星球吗?呵,真不愧是创始神呢。”凯莉轻笑出声,金那副随意的样子看起来可真不顺眼。

大屏幕突兀的黑了起来,接着像是崩坏了一般出现许多的乱码。画面慢慢的加载出来,到了一个极其眼熟的场景。

“这…这不是凹凸大厅吗?”

眼尖的参赛者犹犹豫豫说了出来。

对啊,这是凹凸大厅——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所有的外来者,也就是创世大赛来的一群人突兀的被蓝色的光传送走,出现在了屏幕上方的凹凸大厅。或者说,是另一个凹凸大厅。

周边的人突然消失,本来还让许多人颇有兴趣的家伙离开了这里。

然后,屏幕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们都看见了?”】

是金。

【披着king皮子的金轻声开口。他察觉到这群人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便调查了一番。

“…”他第一反应去看一言不发的grey,无论哪个瑞都是瑞,他一向这么遵守。千年来从未有过波澜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他知道缤做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了——他想冷静下来,但之前并不是没有过让他心痛的经历。他竟突然回忆起了那些经历。创始神突然觉得有些茫然。他为了复仇重复了上百次上千次,只为了能够解心头之恨——他复仇了无数次。可他是为了谁而复仇的呢?

啊。他是为了格瑞。

他是为了那个让他重生的灵魂而复仇。他什么时候沉浸到了复仇的快感之中了呢?

“…grey——”

“king”grey和瑞很不同,他的笑很多。金突然想到。他此时微笑着,用着他一直最喜爱的柔和声音,说了一句让他有点想哭的话。“我信你。也爱你。”】

屏幕再一次消失不见。



因为各种原因只写完几篇,所以只发了这几篇。感觉还挺对不起的

【S·诡惜实录】设定五位主角设定正式出炉啦!

life生存总部和谐有爱小队来啦!

我们亲亲爱爱的老年人队长红叔!原前锋组红小队队长,现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队长!

其队员“神医”米姐姐米洛,龙族badcen,猫灵古拉尔黑猫以及究极隐藏队员繁华猪

目前的任务是携带并“看管”001号危体卡慕sama,对外宣称卡慕为队员。

欢迎大家关注本设定捏!CP向卡conly,末日丧尸类世界观,很怪很怪(

个人设定可以翻合集!本条为开放ask!绘画技术力很低,只是为了画面感进行绘画.jpg

P6性转文学,我果然更擅长画女生(

配色🆘看着还行就行了

卡慕撒嘛 

badcen 

米洛 

黑猫 

红叔 

本条接受所有ask:包括对角色个人的,集体的,对我的以及对剧情的。也可以问有没有其他出场up主。

P7是,QQ群的二维码,有剧透和很多其他的,也有NPC招募(?)就是会在剧情中出场的角色,可以作为彩蛋捏。也可以在这条下提议想要加的MCup,不过我要是不太了解或者不在坑里的话就果咩。

总之欢迎大家来到Life生存总部!祝您在末日活下来哦!


“你能不要走吗?我不想再一次失去谁了,你可以不要走吗?我真的很怕…”

————

记录:

001号危体,据说为“毁灭世界的罪魁祸首”。于155年被生存部发现。本人失去了被生存局找见之前所有的经历记忆。但只是没有经历的记忆,常识及个人信息都很清楚,且不知道为什么异常配合提问,未反抗过生存部的安排。

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中沉默寡言,除去必要的发言基本不会有其他作为。但有一一个随身携带的剑,至今无人见过出鞘,且不让任何人触碰。

于末日第162年时暴走一次,当时的部长以身死阻止了他的暴走。自此真正意义上展现了他的实力。曾有人向他提议过灭掉丧尸,但他本人似乎不知为何极其反感杀丧尸。(记录员补充:明明杀我的人一点不留情,杀人可以杀丧尸就不行了是吧)

因为实力基本逆天,所以生存部内没有人敢招惹他。但在160年往后开始“暴露本性”(记录者补充:我宁愿他之前那样,快被烦死了)如果无视掉他的不稳定性,部内大部分人都挺喜欢他。

他貌似会时不时就有一段时间变得不稳定,生存部以23人的牺牲发现了让他稳定下来的方式。

对于001号危体个人的补充:他的三观基本没有形成,对于杀人犯罪一类事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虽然在末日也没什么用),在绝大多数的时间内都处于一种神经兮兮的状态,比较像一个精神病人(或许就是)。喜欢坑人喜欢吓人,貌似很喜欢看别人受苦(记录者:混蛋行为)。目前除去记录者和高层人员无人知晓他就是001。

第269年补充:危体失踪了。

第288年补充:回来了。

记录者:**

————

哈哈主角来啦!

卡慕撒嘛并不是“和谐有爱”队伍的队员,因为他严格来说不属于生存部,哪怕他走生存部也是管不了他的。这个卡妈妈是纯粹的神经病,再往后会描述他的过去。占有欲非常强,和过去有关,不仅是对于恋人的,包括对朋友的占有欲都异常离谱。但设定上并没有多少人被他真的当成朋友。更多会在以后的正文和ask里解释。

记录者是个重点哝。

就这样大家都齐啦!

“我们想活下去,所以我不能死。”

————

「life生存总部」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所属队员米洛。

双系异能者,物种从熊猫,有些许变异。是辅助位医疗兵,拥有着起死回生之称的神医(本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和队长红叔都曾是红小队的一员,两人之间疑似有亲戚关系。

会使用一定范围的热兵器和冷兵器,虽然防御把握很高,但没什么战力。

备注:貌似有什么与异能有关的秘密。大多数人猜测他的异瞳代表着他超乎常人的治愈异能。

————

咩洛来啦芜湖!

备注是个小伏笔捏。

红小队是半个刀子(?)

欢迎ask.jpg

画了异瞳米姐姐哈↑哈↓!!

“可那是我的爸妈啊…!我怎么能下得了手…”

————

「life生存总部」营救/征战组「核邪铀碍」所属队员古拉尔黑猫。

双异能者+物种变异异能。作为动物从种异能者,哪怕是记录中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化物的(化猫)。另一个异能可以缩小物体,装着两个口袋的钻石铲和钻石斧。

和badcen是兄弟关系,但并不是亲生的。(收养.jpg)

和badcen一起于288年(?)加入生存总部。是异能者后裔,但父母皆已去世…

和001号危体不知道为什么臭味相投。

————

猫猫来啦哈哈!手爪子摆烂.jpg

可以化猫.jpg

经常被badcen逼迫着化猫用来撸(?)

卡conly卡conly猫和c友情向亲情向谢谢(鞠躬)

米洛画完啦!马上就都出来啦!然后就开放ask和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