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艾利/重生向】彼世轮回(正式1)

#二次编辑:确定下来了15岁时间线作为正式版,11岁时间线大家看着玩就行(?)也可以当成if线捏,总之开整正式版。

#本篇为“此世轮回”的另一个版本,是我在开头说过的15岁时间线版本(能少写一大半的版本x),这里是11岁时间线 

#基本是同样的私设,建议基本看11岁时间线的备注,这里不太想写了有点麻烦(

#15岁时间线的伦毕竟更偏向19伦,而且是个有点神志不清的19伦(11岁时间线的伦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考虑,也更能冷静下来,这个时间线的伦几乎是在崩溃边缘,所以会更凶,而且对于同期来说他们待在一起近三年的原伦和这个19伦区别很大,所以自然更明显。也更疯(而这篇的伦实际上不像彼世的那篇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兵长这篇已经知道了(


1.

他醒在一个他极其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是训练兵的住所…?

他的脑袋像是发了高烧一样胀痛,记忆也是杂乱无章的东拼西凑着,这让他不禁有些烦躁。

像泉水般止不住的记忆突然涌了进来,让他混乱的脑袋变得更止不住的疼痛,他在种种冲击下止不住的晕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似乎没过去多久,但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

他自己。

很多很多的,他的一生。

这算什么啊…

他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这算什么啊

2.

有人在他的记忆中,下了一句话。

“你很强,请相信这一点。为了活下去,为了未来,请你活着,艾伦。”

他恍惚的看着这个地方,一切都很熟悉。却是他已经几年没有踏足过的地方。

“咦?艾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阿尔敏的声音。他转过头去。

“…阿尔敏”

他努力把自己的违和感压下去,他知道阿尔敏有多敏锐。

“嗯?”阿尔敏看了看艾伦——他感觉艾伦有点不对劲。他的神情…

“…我有点头疼,所以先回来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着从床铺上坐起来,“抱歉啊,没和你说。”

“啊,嗯”错觉?

3.

离毕业只有侃侃一周,大家都发现了艾伦的不对劲。

趁着艾伦去休息一会,这几个同期们迅速聚在了一起,开始“艾伦异常行为讨论”

“他的话好少”托马斯一脸别扭。

“…昨天我犯,犯蠢的时候,那家伙淡淡的瞟过来一眼,讲真,我汗都下来了”让有些后怕的说,“我宁愿他和之前一样和我吵起来,好可怕”

“…艾伦那家伙最近变得很安静。”阿尔敏犹犹豫豫的说,“就是那种,一点都不艾伦的感觉”

三笠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到。“前两天的测试,艾伦的切痕要比我的深。速度也是。但是他半中间就突然停下了…简直”

“…像在隐藏实力”阿尔敏接上了她的话。“之前的艾伦的话…绝对会很自豪的炫耀这点的。”

“或许他突然给成熟了…?”马尔可不确定的开口,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我觉得艾伦对我好了特别多!”萨沙突然打断了奇怪的气氛。“最近他经常把多余的食物给我!”

“…只有你是这种发现吧!萨沙!”柯尼没忍住吐槽欲,还是说了出来。“虽然只是不小心看到的…但是前天晚上,差不多刚刚训练结束那会儿,我发现艾伦用着一种特别吓人的眼神看着后面的森林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那儿,但是我就是觉得,好吓人…”

“你们聚在一起干什么?”

这群人直接全部心里一咯噔,这下好玩了,讨论人被正主看见了。

“呀艾伦——”阿尔敏有点尴尬的回答,“我们在说以后的打算之类的…”

艾伦不平不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几个人直接被这一眼看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啊,是吗。”艾伦很普通的回了一句,便拿上外套又出去了。

直到他离开,这几个人才松了口气,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害怕”了。

“感觉,艾伦不应该是这样的”

三笠轻声说道。

4.

“听得见吗?艾伦?”

“听得见。”艾伦坐在木桩子上轻声回答。“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我去加入调查兵团了,然后想问问你——”

“你加入调查兵团了?!”

“…”那个声音似乎是被噎了一下,还是有些疑惑的问了出来“怎么了嘛?”

“…不,你加入调查兵团干什么?”

“提前和我哥夫打声招呼呀艾伦大哥~”

“真巳!”艾伦有些咬牙切齿的回话,突然猛的看向后面“等等”

“?”

艾伦慢慢从木桩上站起身,轻声走向房屋的角落之处——

“有谁在那里吗?”

没有回答。艾伦沉了沉眸,他跨出去一看——没有人。但一个影子已经跑到了较远的地方。

“…克里斯塔”艾伦眯起了眼睛。

“希斯特利亚?她听见了吗?”

“有什么事改天见了面再说,我先走了”

“好吧。我是红发哦,艾伦,很久以后再见吧。”

身体上传来的恐惧不假,她也正在停不住的喘气。一路跑回到这里她没有一刻再后怕着。

“真巳…是谁?”克里斯塔有些疑惑的想到,他忍不住去恐惧刚才的艾伦,她只是碰巧路过了那里,听到了声音就条件反射的躲了起来,却发现了面无表情的艾伦,他在说话,却只有他一个人。

“克里斯塔?”尤弥尔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她脸色发白还喘着气,乍一看谁都觉得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但对于刚才的后怕,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我没事,尤弥尔。”

尤弥尔皱了皱眉,她说没事肯定是假的,但是克里斯塔不说,她也不会问。“走吧,回去休息”

“嗯”

5.

真巳·莱斯乌亚。艾伦知道这个人是在他回来的第二天。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回轮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回到了这个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时间点。但因为那句话,他还是姑且没有让大家发现太多。他不擅长演戏,更别说演以前的自己,他能做到的只有让自己话多一点,笑多一点。

真巳·莱斯乌亚是自己来找他的。第一次联系他的时候是突然出现的声音直接通过他的脑袋传来的。

“艾伦?你好,我是真巳·莱斯乌亚,简单来说是你的同伴。相信你现在还在疑惑中,但是请相信我,来到后面的树林中吧——你可以在那里联系到我。”

真巳告诉了他很多事,比如说他的轮回,他的决定。

真巳说,她不会对他的决定说任何反对,她只会协助——哪怕他想要干脆毁灭整个墙外,也是可以的。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干脆毁灭所有的外界——但这未免有点可惜。马莱的科技就很可惜。而且人心向恶,他说不准会不会有一天这些牺牲半个世界的和平就会消失。

真巳说,她会当他的后盾。哪怕他真的疯了,也是一如既往。

6.

毕业了。他们这些人不出意料的进入了前十名,也拥有了进入宪兵团的权力。

“艾伦你认真的吗?!”

最后一天在这里待着,大家自然凑在了一起聊天,绝大多数人都会去驻扎兵团,前十的让柯尼萨沙几个人也是要去宪兵团。艾伦却极其突出的表示了自己要去调查兵团。

“当然是认真的。我一开始来训练兵就是为了去调查兵团”艾伦理所当然的说到,虽然他本人的目的已经不是原来那样了…但是他当然还是要去调查兵团。

“呵,急着送死的家伙”让不屑的嘲讽着,他淡淡的看了一眼,现在的让可实在是让人想不到以后的那样…艾伦把眼神转回来,他没有理会让的发言,很沉默的等待着大家继续发言。

“…”让奇怪的搓了搓胳膊,露出一个很别扭的表情。

“…呐,艾伦,发生了什么吗?”阿尔敏看向他,他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什么?”艾伦奇怪的看了看他,一副疑惑的样子。

阿尔敏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却被三笠抢先了。

“艾伦最近很奇怪。”三笠有些着急,“各种地方都是,有点,不太像之前的艾伦。”她以为自己很了解艾伦,却发现了不太对劲。

艾伦没有说话,他保持了沉默。这是默认吗?阿尔敏皱起了眉,他莫名有些害怕。

“大家都这么觉得。”托马斯抛掉尴尬开口。“艾伦你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地方都怪怪的。”

艾伦微微眯起了眼,这么明显吗?虽然他已经尽力模仿以前的他自己了,也忍着没有把气质也变得奇奇怪怪(19伦那气质不是怪是可怕吧宝),但他终究是活了那么多年,也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做不到像以前那样了。

7.

艾伦歪了歪脑袋,依旧没有回话。他还在想——他可以现在就说出来吗?真巳说,要他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艾伦抬了抬眼,看向周围的人。他们多半都是担忧和不安的。

“所以呢?”他面无表情的问着,像是刚才的话都和他自己毫无关系。

“哎?”阿尔敏奇怪的出声,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从艾伦身上传来的一种危险,让人不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不由得发起了冷汗,这是艾伦吗…?

周围几个人自然和他一样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安的气息,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淡了下来,但这种后怕还是留在了他们的手里。

艾伦从说出来以后就放弃了掩盖什么,但是发现几个人紧张起来,还是多多少少收回来了一些。他有这么可怕吗?他回忆了一下。他的记忆里自从从马莱被带回去那次以后,好像大家对他就都是警惕害怕和不安。奥,原来这么吓人。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离开了饭厅,全然不顾了其余人的反应。

“…好恐怖”

是啊,感觉像是面对巨人一样的恐怖…

那是艾伦吗?


【艾利/重生向】此世轮回(if版本)

*本篇为试水,是11岁时间线版本。还有一个15岁时间线版本(能少写很多.jpg)

*纯爽性重生文,艾利,有挂向,除原著刀基本无刀,有开挂自设出没。艾伦重生,但是调查兵团往后兵长也会有记忆.jpg


*伪原著向,伦比较,神经病(是动画剧情,我算半个动画党,完整版的漫画还没看,只看了后续。


#这里放一下我几辈子前放的预告

[艾利+重生向]彼世轮回

(1)此乃原计划中写在文前的碎碎念,移动到了这里,是关于设定的一些解析:

作为一个变态役写手,我很喜欢把设定套进角色——因为那会让我感到开心——如果冒犯到了你艳歉

虽然个人XP很血腥(?)只是我还是视角色而定(除了个别)但是此文中的伦宝我并没有加多少私设,除去一些感情上的占有欲之类的添加,基本原装。除去OOC

其实很早就开始想写艾利了,但是对角色不了解的情况下,我还是取消了这个计划,看了三遍以上的动漫,虽然说还不彻底,但是我想应该足够了——同事我也拥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原著中很多东西都在暗示艾伦自从“知道了一切”之后就向有了预言未来的能力一般,对自己的死亡毫无波动,我一直很疑惑记忆这一点——他到底从哪里知道的一切,不是说原著情节的问题,是我个人从头到尾看下来,艾伦的成长是超乎常理的,

可能是我的错觉但是我能从19伦身上感受到沧桑感和强硬感,好吧我感受到的最大的是违和感

至此我最大的想法就是轮回——看过我以前的文的朋友应该知道,我是个热爱轮回的家伙——如果说艾伦只是在重复一次次不同又相同的重生呢?没有记忆,做不到任何事情,只是会一遍遍重来,甚至忘记自己重生过——我觉得这很疯狂,但是好多细节都说明时间是一个重要的线索,而且我并不讨厌这样足够疯狂的肖想——

想象一下,如果你无数次的重生,却始终不知道自己是重生的,没有记忆但是却有预感,那种焦虑感——

如果记忆全部恢复了呢?

每一世重生之前的所有记忆贯穿你的大脑,你却发现自己的重生是无用功的感觉?

好吧,我的文字不足以说出那种感觉,但是我想这一定可以逼疯一个人,而这却是我最好的筹码,可以说我热爱着疯癫的故事

由此我便添加了一个疯狂的设定——让重生的艾伦在重生的一瞬间停止失去记忆,并且获得一切重生的记忆——我想这足矣逼疯他,而我要做的就是在他真正疯掉之前把他的精神带回来,这是前期信任的条件,所以相对来说这里的伦会比原著更疯,而且有一些我对原著的看法参杂

啊,别说我狠,因为这一段根本不会刀,此处表明重点——

重生≠轮回

(2)小小的序言

你知道什么是轮回吗?

那是一种能让人崩溃的事物——

艾伦·耶格尔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当然这是我的看法

调整着身上不堪的服装,真巳勾了勾唇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个疯子,毕竟想出了一个相对来说可怕的故事——好吧这还好,不算太下手重

艾伦没有那么容易崩溃,他实在是过于坚强了

所以她只需要等待着他脑袋里那根弦快断掉的时候——作为一个新的弦出现便好

当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

为什么我要一直轮回?

艾伦闭上眼睛想

因为他的懦弱

因为他无法拯救所有人

〔不要去救那群混蛋了〕

〔我亲爱的神明〕

〔我想你是时候该残忍一点了,艾伦·耶格尔〕

0.

无限的轮回源于执着的心

1.

“!”

艾伦耶格尔——或者说19岁的艾伦耶格尔,难以置信的,他回到了11岁的时候

然而惊讶并没有多久,他在下一秒便好啊收到了来自大脑的冲击——无数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袋,让他一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如同影片一般迅速播放的近乎相同的记忆在他的眼前闪烁着,他完全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泪水像不值钱一样唰唰的往下掉

——这算什么啊

艾伦几乎是崩溃的回忆着这些镜头

出现在他脑中的记忆,不是别的谁的,正是他艾伦耶格尔本人上百年,上万年的人生,而且无一例外——

都是他重生之后失去记忆又再次重生的轮回

这些人生都几乎没有不同点,而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艾伦耶格尔,从来没有一次达到了重生的目的——因为他没有记住自己是重生的

而他偏偏回想起了这一切!!

占据了整个大脑的记忆让他仿佛失去了心脏,麻木的像一个人偶

在这轮回之路上不断的重塑着,死亡,再生,死亡,再生

“这算什么啊…”他颤抖的说出这句话,趴在炕上无声的流着眼泪

他回到了这个最开始的地方,回到了这彼世轮回的终点。

2.

艾伦变得很奇怪。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冲动,莽撞,英雄病,好动。但是这些极其“艾伦”的行动却减少了很多。阿尔敏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发现艾伦变得安静了许多,变得沉稳了许多。

他还是喜欢和周边的家伙起矛盾,却以极其奇怪的样子减少了矛盾。他变得很少离开家里,更多时候只会待在家里。阿尔敏现在来到了艾伦的房间。他放轻了脚步,三笠说艾伦最近很不寻常的在回避她,他是来和艾伦说这件事情的。

他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艾伦靠在窗边看着窗外,他的表情淡漠的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人。艾伦的表情总是很丰富,所以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莫名有一种威慑力。艾伦的表情很淡很淡,淡到他感觉艾伦下一秒就会消失。他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害怕——不是对艾伦本人的惧意,而是对所作所为的恐惧感。阿尔敏很疑惑自己这样的感觉,虽然艾伦是有点奇怪,但艾伦就是艾伦啊?他们一直是朋友不是吗。他不喜欢现在的氛围,所以他开口打断了这诡异的气氛。

“艾伦。”

艾伦迅速的从那个退出去的状态转变了过来,他转过头来看向阿尔敏,露出一个他很熟悉的笑容,有些惊奇的说到,“阿尔敏?你怎么来了?”

阿尔敏莫名有点高兴,“来找你说说话呀。”

“说话?”他疑惑的回答。

“对。艾伦你今天一上午都没有出去过吧?心情不好吗?”

“…不是,只是突然想不到出去可以干什么,就干脆呆在家里了”

“三笠今天上午来找我了——看你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吧?”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三笠说,你最近有点奇怪,可能是不高兴了,但是她想不到她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她说你在有意识的回避她。”

“…”艾伦顿了顿,保持了沉默。

“三笠她做错了什么吗?艾伦”阿尔敏歪了歪头看向他,“艾伦你最近确实有点奇怪…但是三笠什么都没错吧?我不清楚艾伦你怎么了,但是我们是朋友的吧?”

“…嗯,你说得对。”艾伦抿了抿唇,他看向了阿尔敏,犹犹豫豫说了一句,“…抱歉”

阿尔敏觉得更高兴了,他也许不该想那么多,他应该去相信艾伦的。“那,我们一块去找三笠吧?”

“好”

3.

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像是久逢的敞开了讲,艾伦恼羞成怒的说了他好几次(因为他爆了很多艾伦以前的丑事),三笠也很开心,艾伦的违和感基本除了个干干净净。他们在那颗树下,那颗是他们常驻地的树下。

天色渐晚的时候,他们开始往家里走。

艾伦和三笠正说这话,阿尔敏便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了起来,然后他在离到艾伦家不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模糊不清又瘦小的影子晃晃悠悠的慢慢前进着。

他奇怪的看了看那个人影,看样子和他们差不多大,阿尔敏拽了拽艾伦的衣服,指了指那道影子的方向“艾伦,三笠,你们看——”

他前脚刚刚说完这句话,这个模糊的人影就像是失去了动力一般径直倒在了地上。

阿尔敏一惊,三个人赶紧跑了过去。

凑近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很瘦很瘦的女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眼下的乌青极其明显,头发炸着乱糟糟的,像是难民区出来的人一样,瘦弱又脆弱。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便是她那极其难见的红发。

属于儿童的善心几乎是让他们迅速的把瘦小的人连拖带拽的背了起来,背到了家里去——说巧不巧的是,格里沙·耶格尔正好在家。

“只是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导致的昏迷而已,好好休息休息吃顿饭就行”

的确,这小孩子只晕了十来分钟就醒了,不过阿尔敏因为时间不早已经先行离开了。

醒在沙发上的红发女孩愣愣的醒来,连忙向着格里沙医生道谢,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报答,格里沙表示她今天可以待在这里,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客厅。

“我是真巳…没有姓”

“我是艾伦”

“三笠。”

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再无后言。

沉默在空气中弥漫着,三笠自知不擅长和陌生人说话,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艾伦。默默的回到了房间。

三笠刚刚离开房间,对面的红发女孩便开始直愣愣的盯着他。突然歪了歪头,笑了起来,一改之前的乖巧模样,用着一种有些奇怪的笑容看着他。艾伦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看向她,然而下一刻她说出的话却令他瞪大了双眼。

“初次见面,艾伦。”她笑了笑。“你对近在戒尺的未来,感兴趣吗?”

4.

艾伦·耶格尔短暂的一生中,有着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情,遇到了很多的人。

他从12岁失去了母亲,15岁失去了不少同伴,17岁知晓了一切,又在19岁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杀了很多人,巨人,马莱人,甚至是艾尔迪亚人。他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那是当时的他唯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措施。他需要创作出一个全世界的敌人,然后把,消灭这个敌人的任务交给他所想要保护的人,让他们成为“救世主”。他所有的一切行动都是有目的的在实施,为了世界,为了家人,为了他自己。

他察觉到,只有他死了,他们才能活下来。

所以他做出了选择。他是自由的,他在他的生命中,尽全力做了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将自己的朋友伙伴亲手推开,因为他不想连累他们。

他从来不后悔。哪怕再来一次,他估计也会一样这么做。他从未因此后悔过。他知道那是最好的选择。

三笠,阿尔敏,让,柯尼,萨沙,韩吉副团长,各种各样的他真正的同伴还有——

利威尔兵长。

他突然有些茫然的想到,兵长对他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5.

“老实说你的出现让我很惊讶。我并没有想到你会破解程序脱离了束缚,从而来到这里——但是我很高兴,这意味着你变得更强大了。”她的表情很高兴,红色的头发闪着光,像是镀上了一层血,“艾伦,我知道一切——你大可放心。”

艾伦张了张嘴“…你想说什么”

“很简单。”她笑意吟吟的,露出一份不好察觉的漫不经心。“我需要你活着。我知道这么多记忆对你来说是有多难以承受的,但是我需要你活下来,而且是好好的活下来。四年,这是我向你保证的期限。四年间,直到你加入调查兵团之前,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走以前的路。当然,如果出了意外你的母亲我会帮你救下。我也不是说要求你和之前一模一样,你也可以做你想做的,主要不偏离太多,我是不会说什么的。而四年之后…你只要随心所欲就好。四年之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希望你豁出去,不留情的去做。包括你19岁时的那些。”

“…为什么?”

“…为什么?”她突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笑意更甚,那双红色的眼睛却一点也没有和善的感觉。“当然是为了这个世界啊。”

“我是你的后盾。你也察觉到了吧,艾伦,已经成型的巨人之力跟着你回来了。只要你想,你现在能够做到的事情,可绝不是微不足道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吗”她的声音好像带有魔力,轻飘飘的,蛊惑着他去做,艾伦不喜欢这种被操控着的感觉,皱起了眉。但没有说什么。

“你可以忘掉我告诉你的事——准确说是可以忘掉我对你的请求,我并不会介意。倒不如说,我更只希望你能相信我。但我希望有一点你可以记住。你是艾伦·耶格尔,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人。”

她的声音同她的身影一起化去,空档的沙发上除了堆叠在一起的毯子以外,竟然再没有可以证明这里有个人的痕迹,凭空消失了。

艾伦在原地站了十来分钟,直到从脚部传来一阵酸麻,才回到了房间内,躺在床上开始思考。

她想他做什么?

“随心所欲…吗”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吞噬了自己的理智,他居然真的开始想如果真的可以不计后果的去做…他能做到什么?

…他甚至能再毁灭一次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