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缤缤姐!随缘更.jpg

主攻变态役写手,oc画手。混圈很杂,欢迎扩列

【艾利/重生向】彼世轮回(正式1)

#二次编辑:确定下来了15岁时间线作为正式版,11岁时间线大家看着玩就行(?)也可以当成if线捏,总之开整正式版。

#本篇为“此世轮回”的另一个版本,是我在开头说过的15岁时间线版本(能少写一大半的版本x),这里是11岁时间线 

#基本是同样的私设,建议基本看11岁时间线的备注,这里不太想写了有点麻烦(

#15岁时间线的伦毕竟更偏向19伦,而且是个有点神志不清的19伦(11岁时间线的伦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考虑,也更能冷静下来,这个时间线的伦几乎是在崩溃边缘,所以会更凶,而且对于同期来说他们待在一起近三年的原伦和这个19伦区别很大,所以自然更明显。也更疯(而这篇的伦实际上不像彼世的那篇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兵长这篇已经知道了(


1.

他醒在一个他极其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是训练兵的住所…?

他的脑袋像是发了高烧一样胀痛,记忆也是杂乱无章的东拼西凑着,这让他不禁有些烦躁。

像泉水般止不住的记忆突然涌了进来,让他混乱的脑袋变得更止不住的疼痛,他在种种冲击下止不住的晕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似乎没过去多久,但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

他自己。

很多很多的,他的一生。

这算什么啊…

他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这算什么啊

2.

有人在他的记忆中,下了一句话。

“你很强,请相信这一点。为了活下去,为了未来,请你活着,艾伦。”

他恍惚的看着这个地方,一切都很熟悉。却是他已经几年没有踏足过的地方。

“咦?艾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阿尔敏的声音。他转过头去。

“…阿尔敏”

他努力把自己的违和感压下去,他知道阿尔敏有多敏锐。

“嗯?”阿尔敏看了看艾伦——他感觉艾伦有点不对劲。他的神情…

“…我有点头疼,所以先回来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着从床铺上坐起来,“抱歉啊,没和你说。”

“啊,嗯”错觉?

3.

离毕业只有侃侃一周,大家都发现了艾伦的不对劲。

趁着艾伦去休息一会,这几个同期们迅速聚在了一起,开始“艾伦异常行为讨论”

“他的话好少”托马斯一脸别扭。

“…昨天我犯,犯蠢的时候,那家伙淡淡的瞟过来一眼,讲真,我汗都下来了”让有些后怕的说,“我宁愿他和之前一样和我吵起来,好可怕”

“…艾伦那家伙最近变得很安静。”阿尔敏犹犹豫豫的说,“就是那种,一点都不艾伦的感觉”

三笠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到。“前两天的测试,艾伦的切痕要比我的深。速度也是。但是他半中间就突然停下了…简直”

“…像在隐藏实力”阿尔敏接上了她的话。“之前的艾伦的话…绝对会很自豪的炫耀这点的。”

“或许他突然给成熟了…?”马尔可不确定的开口,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我觉得艾伦对我好了特别多!”萨沙突然打断了奇怪的气氛。“最近他经常把多余的食物给我!”

“…只有你是这种发现吧!萨沙!”柯尼没忍住吐槽欲,还是说了出来。“虽然只是不小心看到的…但是前天晚上,差不多刚刚训练结束那会儿,我发现艾伦用着一种特别吓人的眼神看着后面的森林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那儿,但是我就是觉得,好吓人…”

“你们聚在一起干什么?”

这群人直接全部心里一咯噔,这下好玩了,讨论人被正主看见了。

“呀艾伦——”阿尔敏有点尴尬的回答,“我们在说以后的打算之类的…”

艾伦不平不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几个人直接被这一眼看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啊,是吗。”艾伦很普通的回了一句,便拿上外套又出去了。

直到他离开,这几个人才松了口气,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害怕”了。

“感觉,艾伦不应该是这样的”

三笠轻声说道。

4.

“听得见吗?艾伦?”

“听得见。”艾伦坐在木桩子上轻声回答。“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我去加入调查兵团了,然后想问问你——”

“你加入调查兵团了?!”

“…”那个声音似乎是被噎了一下,还是有些疑惑的问了出来“怎么了嘛?”

“…不,你加入调查兵团干什么?”

“提前和我哥夫打声招呼呀艾伦大哥~”

“真巳!”艾伦有些咬牙切齿的回话,突然猛的看向后面“等等”

“?”

艾伦慢慢从木桩上站起身,轻声走向房屋的角落之处——

“有谁在那里吗?”

没有回答。艾伦沉了沉眸,他跨出去一看——没有人。但一个影子已经跑到了较远的地方。

“…克里斯塔”艾伦眯起了眼睛。

“希斯特利亚?她听见了吗?”

“有什么事改天见了面再说,我先走了”

“好吧。我是红发哦,艾伦,很久以后再见吧。”

身体上传来的恐惧不假,她也正在停不住的喘气。一路跑回到这里她没有一刻再后怕着。

“真巳…是谁?”克里斯塔有些疑惑的想到,他忍不住去恐惧刚才的艾伦,她只是碰巧路过了那里,听到了声音就条件反射的躲了起来,却发现了面无表情的艾伦,他在说话,却只有他一个人。

“克里斯塔?”尤弥尔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她脸色发白还喘着气,乍一看谁都觉得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但对于刚才的后怕,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我没事,尤弥尔。”

尤弥尔皱了皱眉,她说没事肯定是假的,但是克里斯塔不说,她也不会问。“走吧,回去休息”

“嗯”

5.

真巳·莱斯乌亚。艾伦知道这个人是在他回来的第二天。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回轮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回到了这个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时间点。但因为那句话,他还是姑且没有让大家发现太多。他不擅长演戏,更别说演以前的自己,他能做到的只有让自己话多一点,笑多一点。

真巳·莱斯乌亚是自己来找他的。第一次联系他的时候是突然出现的声音直接通过他的脑袋传来的。

“艾伦?你好,我是真巳·莱斯乌亚,简单来说是你的同伴。相信你现在还在疑惑中,但是请相信我,来到后面的树林中吧——你可以在那里联系到我。”

真巳告诉了他很多事,比如说他的轮回,他的决定。

真巳说,她不会对他的决定说任何反对,她只会协助——哪怕他想要干脆毁灭整个墙外,也是可以的。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干脆毁灭所有的外界——但这未免有点可惜。马莱的科技就很可惜。而且人心向恶,他说不准会不会有一天这些牺牲半个世界的和平就会消失。

真巳说,她会当他的后盾。哪怕他真的疯了,也是一如既往。

6.

毕业了。他们这些人不出意料的进入了前十名,也拥有了进入宪兵团的权力。

“艾伦你认真的吗?!”

最后一天在这里待着,大家自然凑在了一起聊天,绝大多数人都会去驻扎兵团,前十的让柯尼萨沙几个人也是要去宪兵团。艾伦却极其突出的表示了自己要去调查兵团。

“当然是认真的。我一开始来训练兵就是为了去调查兵团”艾伦理所当然的说到,虽然他本人的目的已经不是原来那样了…但是他当然还是要去调查兵团。

“呵,急着送死的家伙”让不屑的嘲讽着,他淡淡的看了一眼,现在的让可实在是让人想不到以后的那样…艾伦把眼神转回来,他没有理会让的发言,很沉默的等待着大家继续发言。

“…”让奇怪的搓了搓胳膊,露出一个很别扭的表情。

“…呐,艾伦,发生了什么吗?”阿尔敏看向他,他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什么?”艾伦奇怪的看了看他,一副疑惑的样子。

阿尔敏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却被三笠抢先了。

“艾伦最近很奇怪。”三笠有些着急,“各种地方都是,有点,不太像之前的艾伦。”她以为自己很了解艾伦,却发现了不太对劲。

艾伦没有说话,他保持了沉默。这是默认吗?阿尔敏皱起了眉,他莫名有些害怕。

“大家都这么觉得。”托马斯抛掉尴尬开口。“艾伦你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地方都怪怪的。”

艾伦微微眯起了眼,这么明显吗?虽然他已经尽力模仿以前的他自己了,也忍着没有把气质也变得奇奇怪怪(19伦那气质不是怪是可怕吧宝),但他终究是活了那么多年,也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做不到像以前那样了。

7.

艾伦歪了歪脑袋,依旧没有回话。他还在想——他可以现在就说出来吗?真巳说,要他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艾伦抬了抬眼,看向周围的人。他们多半都是担忧和不安的。

“所以呢?”他面无表情的问着,像是刚才的话都和他自己毫无关系。

“哎?”阿尔敏奇怪的出声,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从艾伦身上传来的一种危险,让人不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不由得发起了冷汗,这是艾伦吗…?

周围几个人自然和他一样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安的气息,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淡了下来,但这种后怕还是留在了他们的手里。

艾伦从说出来以后就放弃了掩盖什么,但是发现几个人紧张起来,还是多多少少收回来了一些。他有这么可怕吗?他回忆了一下。他的记忆里自从从马莱被带回去那次以后,好像大家对他就都是警惕害怕和不安。奥,原来这么吓人。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离开了饭厅,全然不顾了其余人的反应。

“…好恐怖”

是啊,感觉像是面对巨人一样的恐怖…

那是艾伦吗?


评论(18)

热度(4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